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剪纸 >

有声读物丨兄弟,干杯!

2019-07-06来源:中国国际电子商务网

20:00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你不就是找借口挤兑我吗?”汪祥质问着他老婆。


  “对!我就是找事,你有本事别让人抓住把柄!你有本事别把自己折腾败了,让别人也跟着倒霉!”他老婆叶琴梅针锋相对。


  汪祥似乎被戳到了痛处,他回了句:“我没本事,你看谁有本事就去找谁过,不过算完!”说完他摔门而去。


  街道上,路边的灯亮了起来,汽车密集地排着长队,这大多数人都是赶着回家吧,倦鸟归巢,往家的方向飞奔是多么幸福!但是,他的家却不再温馨,争吵,让家里充满了火药味,除此之外就是压抑的气氛。他拿出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好朋友——陆平,“喂!在干嘛?”“我刚到家。”“出来坐坐吧,心情不好。”“嗯,你现在哪里?”“就在你家东边的车站附近。”“那好,咱们去‘来一壶酒馆’碰头。”这个酒馆就在不远处的街角,里面经常聚着一些老爷们喝酒,大都是常客。几分钟后他们几乎同时到了酒馆门口。“咋了?哥。”“还是为那事,一句话不合就呛起来了。”“呃,先坐下。老板,上菜。”他们已经不需要点菜,老板兼厨师的老刘总会给他们轮番搭配菜肴。


  饮下一杯啤酒,汪祥的火气似乎降了下来,陆平点了一支烟,门口吹来的风将刚吐出的烟扑了他一脸,眼睛被熏出了泪,他用手背揩了揩眼角,对面的哥们儿让他觉得有点无从开口了。自从出事后,该说的话,该劝慰的话都已说了多次。他倒满了酒杯,又干了一个,开口问:“嫂子还在家里闹?”“是啊!整天耷拉着个脸,没有句顺气的话!”“别着急,哪能很快就好了呢?女人家心眼小,我觉得你错了就是错了,还是得服软道歉!来,再喝一个。”陆平举着酒杯去碰了一下,借以掩盖了一下这句看似责备的话带来的尴尬。



  汪祥一口喝干杯中酒,没有做声。陆平接着说:“公安局立案也有一个周了吧,那么大的数额,一千多人受害,影响这么大,等着吧,早晚会逮回来的。”“唉!中国这么大,上哪去抓?!”汪祥情绪很低落。他是一个食品厂的销售经理,最近卷入了一场集资案,在暴利的诱惑下,把家里三十万存款投到了金碧辉煌大酒店的李老板那里,还没等分红,那李老板竟然卷着钱跑路了!


  三瓶啤酒下肚后,陆平开始阻止他继续喝,汪祥早已不再动筷,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烟。陆平知道他这是借酒消愁,他心想:今天绝不能让他喝醉了,那样的话,必定加剧他们夫妻的矛盾,他把啤酒箱拖到了自己的脚边。“慢点喝,慢点喝,咱们多唠唠。哎,我听说一个不小的官员也参与了,投得钱不是个小数。”陆平凑上前,压低了声音,他接着说:“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说,这个领导专门找人算过,那位高人说不出一个月,必然会把人逮回来的。”


  汪祥一听来了精神,他急切地问:“快说说,是哪路神仙?”“具体我也不清楚,你想想,只要人逮回来,钱不也就回来了吗?”汪祥听得有些激动,他一仰脖又干了一杯。“好了,不喝了,老板~结账。”陆平适时地止住了这场酒。


  两个人来到街上,一阵秋风把身体的燥热吹散了一些。一幢幢楼房亮起了万家灯火,汪祥的心又开始没抓没捞的,自己的家里冷冰冰的,该怎么面对!陆平看出了他的心思,劝慰道:“钱固然重要,你不能没了钱,再把家也给散了。叫我说,你回去好好地认错吧!责备你是正常的,要是我家那口子,不得撕了我!”汪祥听了差点乐出来,陆平的确是个妻管严,他是某局的一个科室副主任,人老实但不乏精明,但是再精明能干有什么用?还不是靠着他老婆的裙带关系提拔了起来。



  陆平拿出了一张银行卡,他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沉思的汪祥,“我这里面有一万多块钱,你先拿去应付生活吧。”汪祥抬起头,有些着急地说:“生活是不成问题的,我找你又不是为了借钱,快收起来。”陆平刚买了房子不久,他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来帮助这个朋友,事实上,这一万多拿出来,他家的生活反而会紧巴起来。汪祥继续说:“能听一听你的劝慰,心里好受多了,这就是最好的帮助了!”说完他打车回家去了。


  叶琴梅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三十万打了水漂,搁谁身上都难以接受,她在企业下岗后,在商场里租着门店卖童装,空闲里还干着微商,一年到头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辛辛苦苦积攒的钱说没就没了。她原本想用这钱买银行的理财产品,七个点的利息,收益和安全都没问题的。她却拗不过汪祥,他已让高额的回报冲昏了头脑,他信誓旦旦地向叶琴梅保证着,他描述着骗子李老板那一套收益的程序,李老板资产如何地雄厚,李老板的排场如何地豪放。每次讲起这些,他总是眼里放光,口若悬河。这个性情温和的女人经不住汪祥的游说,勉强答应了。


  平静幸福的日子也就一下子乱了。她即使再柔弱的性格也难免激起了愤怒,她不仅不原谅他的过错,她更厌恶的是:凭什么你犯了错还得给你个笑脸?还要哄着你安慰你?汪祥摔门而去的那一刻,她的心凉透了,又气又恨,她独自在家里哭了很久。


  九点多的时候,门锁转动的声音传了进来,汪祥默不作声地走了进来。他们之间闹矛盾时,总是吵完后开始冷战,谁也不愿意开口缓和。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不知道会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忽然,汪祥竟然破天荒地向她开口说话了,语气还挺柔和,“咳,别生气了,我错了。我今天听说公安已发了通缉令,过不了多久就一定能把人抓回来。”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认识的一个人把房子都抵押了,想想咱们还是幸运的。我们单位的销售旺季就要来了,咱大不了再去挣。”他偷偷看了一眼叶琴梅,她拿着纸巾醒了一下鼻子,虽然只是“嗯”了一声,但他看见她脸上的阴云已慢慢散去。


  汪祥喝过啤酒的胀闷感让他的脸渗出了一层汗,皮肤越发的油腻,叶琴梅朝着他说了一句:“喝成这个死样,还不赶快去洗洗,会好受些。”后面这半句虽然声音很低,汪祥还是听清楚了的。他去了洗手间,打开淋浴,望着那一丝丝的水流,他出神地想:人生是不是也像这水流一样任人摆布?有时候觉得自己hold不住自己的生活,今天还风风光光,明天醒来已坠入低谷。身体也是每况愈下的,有时候看到年轻人在运动场上飞速地跑过,总觉得自己也能行,可是,一低头看见那早已凸起的肚腩,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过了两天,陆平的电话打了过来:“哥,没出差?”“嗯,在单位呢。”“今晚一块吃饭,鑫泰203,还有老金哥,六点等你。”说完陆平挂了电话。汪祥赶过去的时候,陆平和老金已经早到了。


  老金,是一位高中教师,汪祥是跟着陆平和他认识并熟络起来的,这个人为人正直憨厚,酒量很大,一般人陪不了他。很多场合,陆平和汪祥总会把他叫来陪酒,主陪的位置非他莫属。此时,老金神情颓废地坐在椅子上,陆平向汪祥说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老金为自己的亲戚担保贷了高利贷,那个亲戚竟然失踪了。高利贷的电话打给了老金,连本带息加上滞纳金共十二万!“为了十二万就跑了?”汪祥急切地问,老金叹了口气答道:“很多熟人给担的,听说得一百多万!都被坑了!”他接着说:“听说是赌博,被东北来的高手一晚上捂去了八十多万!这可咋办!”说完,老金重重地吸了一口烟。



  陆平安慰道:“十二万也不是大数目,亲戚朋友们凑凑赶紧还上,要不然高利贷去你学校和家里,不会让你消停的。我给你准备了两万。”“我自己能拿出五万来块,我只是觉得堵得慌,找你们诉诉苦。汪祥,你刚摊上那事,比我严重得多,你千万不要为难,不用你帮,我从亲戚那里能借齐。”说完,他呷了一口酒,他下意识地咧了咧嘴,今天的酒怎么是苦的!


  汪祥也默不作声地喝了一口酒,咳!没想到近些日子净喝这种闷酒了。之前他们三人畅快淋漓喝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唉!人生真是急转直下,浮生若茶,甘苦一念!陆平举起酒杯:“来,哥哥们,如今我们也算是遇到了坎儿,咱们喝了这杯酒,把晦气冲冲!咱们一定会时来运转的!”三个杯子碰出了一声脆响。


  第二天,汪祥给老金转去了三万块钱,老金再三推辞,汪祥说: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你就拿着吧。其实,陆平知道底细,汪祥用手机银行贷了三万块,年息百分之六,他告诉陆平:“咱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面儿又薄,得帮他快点渡过难关。”老金很快凑足了十二万,把高利贷还清了,这场风波算是过去了。


  真应了那位大仙的谶语,十几天后,跑路的李老板被公安押了回来。受害的人们拿到了退还的大部分本金,余款将等法院把酒店拍卖后再补齐。汪祥喜出望外,他第一时间召集了陆平和老金。在酒桌上,老金也向他们透露了一个好消息:他那个亲戚在海边有个养殖海参的池子,即将被征用,能赔二百多万,跑路的那小子给这些受害人打了电话,说赔偿款一下来就还他们。这真是双喜临门!他们一改萎靡不振的状态,又开始活跃起来。


  汪祥端起酒杯,神情有些兴奋,“来来来,今天喝个痛快,都有惊无险,值得庆贺!”他一仰脖,一杯高度白酒就喝了下去。老金自然欣然跟随,滋溜一口就干了一杯。唯独陆平酒量最小,他虽然也很高兴,却望着那杯酒发怵,他央求道:“哥啊,我能不能喝一半?”“不行,你那就半心半意了不是?搁别的日子,都依你,今天咱们就醉一回吧!”汪祥开始劝酒,老金也在旁附和着。



  陆平被他们一劝,来了勇气,他一口喝了半杯,那浓烈的白酒的冲劲让他差点没吐出来。他放下剩下的半杯酒说:“我先缓一缓。”“快吃口菜压压。”老金把陆平最喜欢吃的辣大肠转到了他眼前。陆平第二口闷下去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嗓子热到了胃里,脸很快火辣辣地发烫了。他们的话开始多起来,老金用拇指和食指掐着酒杯站了起来:“来,兄弟们,我得感谢你们,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患难见真情!干!”陆平和汪祥埋怨着他的见外,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老金朝着汪祥晃了晃空杯,“兄弟,陆平酒量小,今天你得跟上啊!”汪祥狡黠地笑着说:“喃,这寻思跟着陆平蒙混过关,那就喝了!”说完一口喝干。陆平有些醉意了,他端着酒杯,上身有些摇晃,他如释重负地说:“这纠结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从今以后,你们都不要再弄这些悬的了,过安稳的日子才舒坦。满大街的豪车也都是四个轱辘,奥迪和奥拓不都是奥字辈吗?来,为平凡而踏实的日子干杯!”他喝干了杯中酒,两位哥哥不住地点头称是。


  白酒喝完了,汪祥又开了啤酒,“还开酒?”陆平有些朦胧地问,“嗯,喝点啤酒投投,无啤不成席。”汪祥笑嘻嘻地回答。三个人又开始了轮番敬酒。老金有些沾酒了,他走到陆平身边,替他干了一杯。陆平已经醉得头不住地左右摇晃,老金搂住了陆平的脖子,汪祥也开始有些摇摆,他也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老金和陆平的肩膀,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喝醉了!我想唱歌~我起个头~”他们三人抱在一起唱起了周华健的《朋友》……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单过,一生朋友你最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



文/刘宏

简介: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成员。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一名普通教师。


主播/独立寒秋

简介:辜英忠,上泉朗诵社会员。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会员。喜欢与水打交道,江河湖海都曾留下自己的身影,喜欢码文字,在刊物、报纸上也发表过一些豆腐块小文,没啥耀眼光环的菜鸟一枚。回眸间,总会忆起曾经那彼岸的花开花落,面对渐远的时光,岁月从不绕道,怀念落幕已物是人非。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宋荣芳

校稿:裴   珊

复审:姜蕴青

发布:姜蕴青




“家在黄岛”主编



 文学爱好者

请戳一戳

西海岸新区文化生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anzhi/4889.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