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剪纸 >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2019-04-18来源:山西女人网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这个被节目裹挟、尚未成熟的行业,在新的一年,被更多参与者卷入了更激烈的竞争。

作者 | 韩玥

编辑 | 张一童

设计 | 托马斯

2019年的第一个月,当张艺兴再次接过属于制作人代表的那支话筒,新的记忆以相似的方式继续被创造。

去年以来,《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相继热播使得偶像选秀成为人们2018年共同的重要记忆之一,亦赋予国内偶像行业新的生机和发展。

在两档超级网综为偶像行业开启了真正的流量入口之后,视频网站长期、持续的介入为偶像行业提供了稳定的曝光渠道。在此基础上,包括偶像公司、粉丝平台等在内的产业链各环相互联结,新的行业生态迅速形成,并获得来自市场和资本的多方面关注。

但这显然不是一个足够健康的生态系统。事实上,无论是个体偶像的业务水平、单个偶像公司的运营能力,还是平台主导的行业利益关系,甚至是整个市场的商业机制等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新生的偶像行业尚未能给出正确答案。

遗憾的是,留给平台、偶像公司和练习生们的修正时间显然不多了。

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与优酷的《以团之名》同时瞄准一月上线,腾讯视频也将于之后推出《创造101》第二季,加入到今年这场属于男团的选秀大战中。

当摄影机被架起、灯光再次聚焦,这个目前看来被节目周期所裹挟的行业,再次以更快的节奏、更大的规模,开始了一场又一场轰轰烈烈的偶像突围战。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偶像元年

2018年被视为中国偶像行业的一个新开始。

实际上,在此之前,以日韩模式作为样板,大部分的本土偶像公司已经发展已久,并构建起自己较为成熟的线下养成模式或练习生培训体系。但曝光渠道的匮乏始终是横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难题,这甚至使得行业一度停滞不前。

网综市场的迭代更新最终打破了僵局。

在两档超级网综诞生的背后,是互联网平台近年来于自制综艺领域内容升级的阶段性成果, 这其中包括王牌的制作团队、先进的节目理念、以及更大体量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市场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平台之间的同题对抗接连上演,“选秀”作为综艺领域的常青话题逐渐成为各家平台全力争夺的新流量高地。

在经历多年前“超女”、“快男”和“好声音”的现象级爆发后,一种更加符合当下大众需求和受众观看习惯的新型模式亟待出现。而“101模式”的吸睛程度此前在韩国已经先一步得到验证,在本土化运作中,辅以极具争议的事件与社交话题的持续推动,平台将一场偶像选秀突破了原有的粉丝圈层,最终触达更多受众,同时为偶像行业真正开启了流量入口。

不同于卫视选秀中素人选手的单兵作战,“101模式”将关注点转至偶像团体的选拔,但更重要的是,舞台上的选手们所代表的不再只是自己,而是其所代表的偶像公司,这意味着两档节目将被赋予更多产业价值。

与此同时,平台对于偶像产业的介入是成规模且持续不断的。

对于平台而言,偶像内容的产出不仅能够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建立自身内容矩阵,还使其拥有了聚集粉丝群体的能力与提升付费用户规模的可能。后者在新的会员争夺战中显得尤为重要。

这是为什么腾讯视频选择“新偶像”作为平台整体战略的重要原因。《创造101》、《明日之子》两档头部综艺之外,腾讯还围绕新偶像战略部署了更多其他形式和方向的内容,试图发掘、培养和运营更多偶像并输送到市场中,这包括了《超新星全运会》、《横冲直撞20岁》等节目的持续推出。

而在《偶像练习生》之后,围绕新晋偶像和粉丝文化,爱奇艺也推出了《中国音乐公告牌》、《奇妙的食光》等综艺内容。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值得一提的是,新流量的诞生和更成熟的粉丝生态还进一步催生了粉丝平台的进化。由于与偶像接触、沟通成本较高,提供应援、代购、资讯等服务的粉丝平台早先以日韩粉丝群体为主要用户,业务模式、与B端的商业合作都非常有限,盈利模式相对单一。

如今,包括Owhat、超级星饭团在内的各平台在不断满足C端用户需求的同时,正逐步建立起与B端围绕明星、品牌的业务合作,不仅为偶像公司提供粉丝运营平台,甚至还会帮助新人完成冷启动阶段的孵化。更为垂直的官方粉丝平台也在增多,觉醒东方APP、乐华娱乐NEXT FansClub等产品为粉丝提供更精准的内容服务外,亦为公司创造了更垂直的变现渠道。

整体而言,依托于平台的持续介入,偶像行业收获了稳定的曝光渠道和内容露出空间,而粉丝市场的需求高涨和运营平台的业务扩张使得产业上下游进一步发展成熟,使沉寂已久的偶像公司焕发出全新活力。

在产业的整体运转中,偶像公司的优势在于通过可控的前端培训提供了可复制的、可规模化的艺人产出方式。过去两年,新一批偶像公司大部分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培训体系,并在一定的时间酝酿后,持续稳定地向市场输出较为成熟的偶像产品。这成为了几档偶像选秀的基础,也成为了行业运转的原动力。

被认为掌握行业核心资源的偶像公司一度受到了资本和市场的追捧。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相继热播后,坤音娱乐、麦锐娱乐、AIF娱乐等公司接连传来了融资的好消息。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倾斜的权利天平

但这样的热闹并没有持续太久。

事实上,尽管所有的投资机构在2018年都在关注偶像公司,但最终拿到融资的只是少数几家,被资本青睐的实例少之又少。偶像公司变现能力的不确定性和门槛的降低或许是资本市场选择观望的两个重要原因。

和传统的艺人经纪不同,基于练习生模式的偶像经纪在培训阶段需要进行大量的无回报投入,这意味公司在前期运营中面临着更高的风险,也更依靠出道后的迅速变现。

而如今借助爆款综艺获得关注的偶像公司,并没有在节目中彻底显现其成本前置的效果和必要性,尤其是在见证了几位唱跳功底几乎为零的选手——如《偶像练习生》中的董岩磊和《创造101》里的杨超越——相继走红后,练习生训练体系的价值被市场画上了一个问号。

偶像公司的后续运营能力同样经受着考验。一方面,尚在起步期的中国偶像行业中存在着大量的创业型公司,创始人的风格、背景和能力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公司甚至自家艺人的特点,各家公司在不同的环节占有相对优势,也在另一些地方存在明显缺陷。

另一方面,在较为成熟的日韩偶像市场,偶像公司为庞大的娱乐内容行业持续输送着人才,并一度成为先锋流行文化的试验者,而国内偶像公司对于偶像的内容供给极为有限,不可避免地使旗下艺人成为娱乐市场的快消产品,而不是一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偶像。

但更多的担心来自于偶像公司行业话语权和独立性的丧失。在短时间内,通过综艺内容进入市场的大部分偶像公司都无法摆脱对于平台的强依赖,平台在这场造星运动中始终掌握着较大的话语权,并且正有意识地以更深入的方式全面介入偶像行业。

当下视频网站的流量见底以及市场对内容升级的迫切需求,使得平台的战略方向从持续烧钱争夺版权转向自制内容比重的提升,在自制剧、综艺上拥有充分的自主权,实现从艺人、演员到制作各环节的低成本、和高质量。

基于这样的内容演变逻辑,平台对于新生代偶像艺人的需求逐渐增大,包括《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及《演员的品格》等在内的自制综艺,都在为平台自身培养更多偶像和艺人,在某种程度上填补影视市场的人员缺失,筑起自身更加牢固、广阔的内容产业链。

与此同时,腾讯doki、爱奇艺泡泡、优酷星球等平台自有社区产品的推出,从某种角度来看正越过偶像公司直接在艺人与粉丝之间形成联动,进一步侵入原本属于偶像公司的粉丝运营范畴。

平台略显侵略性的进军模糊了偶像市场内部的边界,对人气偶像从时间周期到变现上的绝对性把控使得其与偶像公司的矛盾早在一开始便埋下。这种矛盾在火箭少女101的解约危机中集中爆发。

2018年8月9日,在腾讯官方宣布火箭少女出道发布会举办时间的第二天,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就《创造101》发布联合声明称:由于海南周天未能履行签约合同、不合理安排工作导致艺人( 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身心健康受损等多个原因,乐华娱乐和麦锐娱乐已于8月7日分别致函周天娱乐宣布提前终止合作。

这场争夺最终以和解的方式极速收场,两家公司与海南周天继续履行原有合约,涉及到的三位艺人在经过短暂休整后,迅速回归到火箭少女101的团体行程中。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解约风波的第8天,周天娱乐、乐华娱乐、麦锐娱乐发布联合声明


站在被扭曲的行业关系和不断向平台倾斜的利益分配天平上,偶像公司已逐步沦为平台的供应商,对综艺流量的强依赖使其行业门槛不断降低,新的公司大量涌出,旨在为平台持续供血。

凭借《偶像练习生》走红的“坤音四子”,其原经纪人于梓杰在节目收官后便自立门户,成立追光娱乐,并于四个月后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旗下七位练习生。在已经公开的《青春有你》练习生名单中,许多公司也都是第一次出现,甚至有些公司此前的主要业务是为商业演出、演唱会提供相关服务。

与此同时,部分公司试图通过寻找新的靠山获得更有利的利益分配。在新一轮的偶像混战中,乐华在优酷节目《以团之名》中投入了更多资源和精力,同时,据《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了解,今日头条大概率会参与到乐华的新一轮融资中。

更为致命的是,行业的整体发展几乎被综艺节目的播出节奏所裹挟。在新的曝光渠道诞生之前,从练习生培训、内容制作到商业变现,偶像公司的每一个环节都被节目制作周期所影响,甚至是为了配合节目而存在。而当视频网站的同题竞争日益激烈,节目制作周期不断压缩,这种裹挟正给刚刚起步的行业带来巨大隐患。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300位偶像

但节目的迅速上线没有给行业各环留下更多的修正时间。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9年属于偶像的竞争将更为激烈。从《以团之名》到《青春有你》,再到随后登场的《创造101》第二季,视频网站同题竞争的加剧,将为大众和市场于今年输送约300位偶像艺人,并且清一色全部都是男性。而行业的兴起亦使包括嘉行传媒、新湃传媒、悦凯娱乐、泰洋川禾等在内的多家传统经纪公司,接连发布练习生招募通知,开启偶像培训计划。

偶像公司并非毫无准备,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掌握了一些经验也获得了更多机会。具体在粉丝运营上,许多公司逐渐意识到与粉丝直接对话的重要性,通过团综、粉丝平台、官方APP等渠道,不断加强艺人自身的C端行为。回到训练模式上,经历两档节目的锤炼,各家公司也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了原先的训练节奏,以适应市场快速变化的需求,并且不再以日韩模式为唯一参考标准,变得更加“务实”。

当流量见底、会员竞争逐渐焦灼,平台对于偶像类节目的投入还将继续,并且有可能会更多。但是其所带来问题同样难以回避。

季播综艺对于自身热度的维持以及内容的更新迭代本就是无法避免的问题,而相似节目模式的接连上演更容易打破受众原有的新鲜感,特别是脱离了男团、女团的差异化竞争后,用户的审美疲劳将快速到来。

视频网站能否产出足够的影视综艺内容与新人体量相匹配,同样备受质疑。可以看到的是,新晋偶像和偶像公司在综合资源上的话语权依旧处于劣势,只有拥有极大流量的头部人气选手可以获得更多B端资源的青睐,对排名中下游的选手而言,在音乐影响力有限的情况下,大多只能通过团综、粉丝综艺等形式维系自身的曝光,个人影响力和商业回报极其有限。

这样的资源配比在《偶像练习生》结束后便初见端倪。在艾漫数据2018年发布的10月艺人榜单中,《偶像练习生》前20强选手在合作品牌数量、商业价值榜和活跃粉丝榜中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化趋势。

除去最终出道的9位Nine Percent成员,另外11位选手中只有Jeffery和秦奋出现在商业价值榜的前150强,灵超、徐圣恩、郑锐彬的商业价值更是排到了12000名之外,其中郑锐彬在参加完《偶像练习生》之后没有任何综艺通告,商业代言仅有一个。

流量与关注度的迅速流逝是许多新人无法再B端获取商业回报的主要原因。如何通过运营将节目中获得的流量延续,并且借此迅速在后端市场打开影响力,是在节目中抢得先机的偶像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决定着他们能否拥有更强的独立性和话语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平台曝光渠道的增加反而加剧了这个难题。多档节目的上线使大众注意力更为分散,对公司的商业化能力、资源管理能力形成更大挑战,如何在300位偶像中脱颖而出成为各家公司、艺人今年需要面对的新的难题。

除此之外,当老牌的传统经纪公司纷纷加入偶像培训的赛道,将成本前置、基于练习生体系运作多年的偶像公司还需要在节目中体现出自己的训练价值,以此形成壁垒,获得更加有利的商业回报。而这也注定了偶像公司必须打破节目周期的裹挟,保持练习生的训练频率与强度,以更加合理、符合自身的方式进行长线运作。

在这场造星运动中,最成熟也最狂热的可能只有粉丝市场了。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过后2019年用什么迎接300位新偶像

《以团之名》选手杨桐的10秒短视频自我介绍,转评赞已突破3万


追星女孩们迎来了自己新的“墙头”。在《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的官方微博下面,她们不遗余力地投入到一场又一场对新晋偶像的安利和表白中。《以团之名》选手杨桐的10秒短视频和《青春有你》选手胡春杨的自我介绍,在微博上的转评赞已经双双突破3万。

只是这样的喜爱从来都不独属于他们。在热评区随机点进去一个ID时,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粉丝的微博首页中此前还充斥着EXO、易烊千玺、和出道未满半年的ONER,与为杨桐发布的安利只隔着几条微博的距离。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anzhi/581.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综艺 创造101 偶像练习生 爱奇艺 腾讯视频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