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剪纸 >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2019-08-19来源:第一女性

阿萨辛刺客团能成为西方文化中刺客的代名词,绝非浪得虚名,他们有着鲜明的组织特征。

首先是几乎百分之百的暗杀成功率。当时的人们普遍相信,只要被列入了阿萨辛刺客团的暗杀名单,遇刺身亡就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唯一不确定的只是遇刺的时间和地点,甚至仅仅是谣传某人和阿萨辛组织结怨或者被拉进了暗杀黑名单,也足以让此人闻风丧胆,亡命天涯。因为列入名单里的人几乎无以存活,很多王公贵族为此不惜每年上缴巨额“保护费”,以祈求山中老人不要将他们列入“榜单”。

其次是刺杀的极度隐蔽性。阿萨辛刺客常常会假扮虔诚的教徒,混迹在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目标,突然发起攻击。例如,当时苏丹的首相尼扎姆在回宫的路上,便被化妆成伊斯兰教托钵僧的阿萨辛刺客用短剑刺入其心脏而命丧黄泉。另一个阿拉伯的总督虽然一直有重兵护卫,但最终还是在清真寺做礼拜时遭到刺杀,因为卫兵们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敢冒犯真主在神圣的清真寺中杀人。还有一个案例是说两名阿萨辛刺客暗杀一位十字军的侯爵,暗杀过程中,一名刺客被杀,侯爵也受了伤,而另一名刺客则暂时逃脱了。他并没有放弃计划,而是藏在了礼拜堂里,因为他虽然是穆斯林,但多年的训练令他熟知这位侯爵一定会到礼拜堂里为自己幸运免难而来感谢上帝。果然,这位受伤的侯爵如期而至,在他跪下来祈祷时,便被那名幸存下来的刺客悄然夺取了性命……

为了让暗杀行动进行得天衣无缝,阿萨辛组织往往会提前布下间谍网,他们会把培训好的刺客派遣到某地,令其和普通人一起生活,以普通人的身份潜伏一段时间,有时甚至长达数年。刺客会完全融入当地社会,甚至娶妻生子,然而一旦某日接到刺杀命令,他们就会立即撕下伪装的外衣,果断出手,既快又准,且无人怀疑。

最后便是这个组织成员闻名天下的绝对服从精神。所有的阿萨辛刺客,一旦完成刺杀目的,便会放下武器,等待被抓获,即使面对死亡也不会有任何质疑,而且看起来非常期待死亡。这样奇怪的行为源于组织的首领告诉过他们,执行了首领的命令而死亡的信徒定能升入天堂。对这些刺客来说,连死亡都不畏惧,更何况威胁或拷打了。据说有一次山中老人为了向苏丹的使臣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向一名年轻信徒点了一下头,于是此人便当即抽刀自刎;又点了一下头,另一名年轻的信徒立刻从城墙上跳了下去。使臣震惊不已,而山中长老则悠悠地表示说他还有六万名这样的勇士,随时随地都能像这样无条件服从他的命令。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15世纪一份波斯文献中的阿萨辛总部“鹰巢”

有明确史料记载的萨辛刺客团第一次暗杀,是于1092年由一名叫作布·塔希尔·阿拉尼的刺客实施,阿萨辛派的首秀也成为了日后他们历次暗杀的范例。此人化装为逊尼派的教徒前去刺杀逊尼派领袖维兹尔·阿里·穆尔克,他在伪装向维兹尔陈情的时候突然抽出暗藏的匕首,一击便刺中了要害,为接下来的刺杀行动拉开了序幕。

1187年,伟大的埃及苏丹萨拉丁于哈丁会战中决定性地击败了十字军主力,稍后更顺利拿下了圣城耶路撒冷及阿卡。据说,教皇乌尔班三世听闻这个消息后当即惊惧而死。西方主要列强在新教皇号召下为了夺回圣城发动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其中领军人物为一代枭雄英国狮心王理查一世。经过鏖战,双方互有胜负,狮心王与十字军收复了部分耶路撒冷王国的失土(但不包括耶路撒冷本身)。公元1192年,蒙费拉的康拉德被贵族推选为耶路撒冷国王,并得到了理查一世的批准(虽然有些勉强)。此时的康拉德,意气风发,磨拳擦掌,准备为收复圣城做出最后一搏。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萨拉丁接受十字军的投降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狮心王理查一世之墓

然而,康拉德还来不及正式加冕,一桩意外便永远改变了历史。是年4月28日上午,康拉德怀孕的皇后伊萨贝拉准备同丈夫共进午餐,然而在国王返回宫殿的途中,有两名基督徒香客与他“不期而遇”,他们恭敬地对康拉德鞠躬并在胸前划着十字。如此虔诚的举动使国王和他的卫队都放松了警惕。当这两个香客走到康拉德跟前的时候,他们突然从衣襟下拔出短剑,寒光一闪,两把利刃,一只刺入康拉德后背,一只刺入肋部。其手法有如屠宰牲畜,残忍、精准、无情。当卫士们反应过来时,耶路撒冷国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们杀死了一名刺客,活捉了另一人,这时才发现这些年轻的刺客根本不是基督徒,而是虔诚的穆斯林,是大名鼎鼎的阿萨辛刺客。根据长久以来的对弑君重罪的惩罚传统,刺客将受剥皮和慢煎致死这两种酷刑的折磨,但在行刑过程中,阿萨辛人默默承受着,既不哀嚎也不求饶,而是微笑着面对着死亡,双眸炯炯有神,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这一场景令观刑的贵族和民众不寒而栗。也许是对阿萨辛刺客团的忌惮,也许是因为战场上损耗过多,最终狮心王选择了与萨拉丁和谈,穆斯林得以保留圣地,而基督徒则获得了和平朝圣的权利。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惨遭阿萨辛派毒手的耶路撒冷国王康拉德

类似成功的刺杀案例不胜枚举。当然,阿萨辛派也懂得不战而屈人之兵。在绝对占优的情况下,他们也乐于通过恐吓来达到目的。例如,在阿萨辛刺客暗杀了尼扎姆·穆勒克的儿子之后,这位父亲就愤怒地立誓,宣扬他即将带领一支历史上绝无仅有精英部队向阿萨辛刺客团的居住地“鹰巢”进军,一举摧毁这块地域及其所有的居民。经过长途跋涉,在一天夜晚,他们终于看到了高耸于山头的城堡,于是尼扎姆·穆勒克下令在阿尔博茨的山脚下扎营整修,之后他便入自己的营帐倒头呼呼大睡。他坚信第二天早晨起来后,就能率领他的士兵们与阿萨辛派展开一场史上空前的正义复仇,并将他们一网打尽,为这个世界铲除一颗毒瘤。但当第二天醒来后,他赫然发现卧榻旁的沙地上竟插着一把亮堂堂的匕首,其只有刀把露在外面,匕首下刺着一张字条,上面警告他说等待他和他的军队的将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尼扎姆.穆勒克的随从与侍卫谁也无法解释匕首和纸条究竟是怎么放进营帐的,他们中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外人接近过营帐。于是全军军心大乱,每个人都处在歇斯底里的恐惧中。尼扎姆·穆勒克算装作镇定,但也心有余悸。审时度势之后,他决定取消这次袭击,并叮嘱军队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定不能进入这个地区。由此阿萨辛派不费一兵一卒便化解了大兵临境,此后更加有恃无恐。

但月满则亏,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阿萨辛刺客团对中东的恐怖主义统治一直持续到十三世纪。哈桑逝世后,他的儿子和忠实的追随者掌握了政权,他的后裔至少有三代人继承了他未完成的事业。但阿萨辛派到十三世纪已在走下坡路,因为过去作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暗杀也难以抵挡更为凶猛残暴的对手——蒙古人。

十三世纪,成群结队的蒙古人从东方如潮水般袭来,他们的强悍、冷血与残暴令阿萨辛刺客团都惶恐不已。蒙古铁骑如同旋风一般横扫伊朗高原、中东、近东,乃至东欧。面对共同的强敌,什叶派和逊尼派总算冰释前嫌,开始商议共同应战。但这醒悟已经为时太晚了。

当时,蒙古可汗蒙哥派遣其弟旭烈兀带领蒙古军队西征,一路所向披靡。阿萨辛派为了挽救伊斯兰世界,试图谋刺蒙哥,但在蒙古人的严密防卫下功亏一篑。此举彻底激怒了蒙古帝国,他们将阿萨辛派视作了心腹之患。阿萨辛派拥有多座地势险要的城堡,他们相信大可以据险自保,但他们不知道旭烈兀是有备而来,他的西征军中有一支来自中国的万人工程部队。这些工程兵会制造精巧灵活的滑轮战车,并能将巨大的攻城器械拆卸后再一件件地运上山,接着在要塞下一一组装起来。1256年,旭烈兀大军渡过阿姆河,逼近阿剌模忒堡。据说末代阿萨辛派教主鲁克赖丁库沙也曾向蒙古人示好求和,但遭到了断然拒绝。最终经过长期围困,1256年12月“鹰巢”向蒙古军开门投降,这宣告了阿萨辛派辉煌历史的终结。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旭烈兀与皇后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蒙古大军围攻鹰巢

对于阿萨辛派的毁灭,马可波罗在其游记《马可波罗行纪》中用简练的语言做了粗略的记载:“基督教诞生后1252年,东鞑靼君主旭烈日闻此老(即教主山中长老)之大恶,欲灭之。乃选一将,命率一大军进围此堡。堡甚坚,围之三年而不能克。设若彼等有粮可食,彼等殆永不能克之。然三年之后,粮食欠缺,遂尽作俘虏。山老及其部众并被屠杀。嗣后不复有其他长老,盖其恶贯已盈之。”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波斯历史学家志费尼在《世界征服者史》中用更加生动形象的语言描绘了这场激烈的战争:“蒙古军随着他的晨饮,弹响战争的竖琴,并且一心要摧毁敌人的防御,他们准备用射石机和石头作战。同时侯,该堡的守军,在夜里备战并把他们倚天的城楼交给同伙的匪徒后,开始交战;他们竖起射石机的架子,发射一排猛烈的石头。‘你们束紧绳索,勇敢地攻击;如果最后不失误,那该多好。’在另一边,年轻的士兵也用长矛般的箭矢劈开发丝,同时他们自己在矢石面前不退缩。箭矢,这是死神发出的致命之矛,飞向那些歹徒,像雹子穿过筛状云层那样飞行。‘箭矢透过甲衣,有如春风吹过花瓣。’当太阳收回他前面的影盾时,他们停止战斗,但在第四天,这是他们的生死关头,也是真理的证据得到明确之时。当天刚破晓时,呼啸和呐喊四起,在两边,他们都涉足于战争之途。弓弩从城墙上射出飞矢,同时,在无计可施时,契丹匠人(指中国人)制造的射程为二千五百步的一种迦曼亦格甫就用来射击那些蠢货;在妖魔般的异教徒中,很多士兵为那些疾若流星的箭杆烧伤。从城堡上,石头也像树叶一样倾落,但无一人受伤。那天尝到了蒙古人的君威后,他们停止战斗,城堡的守军在激战后叩打和平之门。”

蒙古军凭借着欺诈、残酷和强大的军事力量,来势汹涌。山老见大势已去,不得已只能投降,在他的带头作用下,属于阿萨辛派的一百多个大小城堡相继投降,但仍有一些激进分子还在负隅顽抗,旭烈兀大军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将其全部一网打尽,彻底摧毁。蒙古人在解除阿萨辛派的武装之后,将所有城堡一个不留地捣毁,而哈桑一手精心策划的人间天堂也被其损毁。并且,旭烈兀违背了对阿萨辛派的诺言,下令将阿萨辛的所有人全部杀死,尤其是山老的家族。阿萨辛派太忠诚,太狂热,人数过多,以至于一时难以彻底消灭掉,即使蒙古人的大屠杀海啸般波及了不少地区。后继的蒙古大军以征发民兵为由,将库希斯坦的伊斯玛仪教徒全部杀死,其他地方的伊斯玛仪人也难逃这场声势浩大的屠杀命运。曾经震慑西域百年的暗杀组织就此土崩瓦解了。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阿萨辛刺客团的鼎盛与覆灭

位于叙利亚的阿萨辛城堡遗址

虽然阿萨辛作为一个严密的组织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的影响一直持续了很多个世纪。第一代教主哈桑为暗杀团建立了一套同心圆权力结构,与传统金字塔结构相比,因为其核心内部机制是隐藏不露的,并且圆圈的多少也不确定,这也就意味着圆心外面的人永远不能摸清他们的距离真正的权力“圆心”有多遥远。阿萨辛派这样的设计非常适合秘密组织的行动原则,而且即使组织遭到部分破坏,也没有全盘崩溃之虞,于是,他们的组织模式与结构便渐渐成为了后世各种间谍、秘密组织竞相模仿的对象。其中最著名例子之一便属共济会,他们从圣殿骑士团那里获得组织结构上的灵感,而圣殿骑士则是十字军远征时期阿萨辛派的著名同盟者。

阿萨辛派的一支最极端也是最值得信任的追随者和继承者最终组成了非达因集团,这个名字仍然与伊斯兰教狂热的信徒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抵御的对象是与一切对抗先知的敌人,无论他们是西方的异教徒还是走向“错误道路”的伊斯兰信徒。这样的极端圣战思维,以及通过非常规的秘密战形式打击敌人的构思,今天仍然活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从车臣的人肉炸弹“黑寡妇”,到911撞击世贸的民航航班,再到巴格达与耶路撒冷的路边爆炸,阿萨辛派的影响依旧阴魂不散。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样做的目的与当年“山中老人”的许诺如出一辙:即死后能够进入极乐天堂,享受无尽的欢乐幸福。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anzhi/7529.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萨拉丁 耶路撒冷 基督教 苏丹共和国 约瑟夫·康拉德 穆斯林 理查一世 暗杀 埃及 塔希尔 伊斯兰教 安拉 历史 万万没想到 武器 英国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