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 >

田震:流行、摇滚与民族音乐大餐

2019-10-06来源:东方快报网


田震:流行、摇滚与民族音乐大餐


在华语歌坛风生水起的田震忽然淡出人们的视线,一年后,她被爆患上了一种叫“慢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血液病。自那之后,田震推掉一切演出,静心养病。当然,我们相信,像男人一样刚强的田震一定完全战胜病魔,为我们带来更加美好的音乐。

总觉得田震有一种男人的味道,难道北方的女人都有这种味道?我想不尽然,我见过温柔如水的北方女人,也有江南女人的味道。田震的男人味有点浓,在她独特的女人气息中却掩饰不了她的刚强。我喜欢田震,喜欢她的音乐,喜欢她特有的味道。品尝她的音乐,就像品尝大餐的味道。

她的行走有些孤独有味道

田震:流行、摇滚与民族音乐大餐

田震没有经过专业音乐的训练,她没有读过大学,她是靠自己孤独地追寻,孤独地在音乐的战场上左冲右突,最终杀出一路出路,成功脱围,俨然是一位得胜的将军,音符就是她指挥的千军万马,乐谱就是她摆下的战阵。

田震的父亲名叫田振华,是一位老革命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田震兄妹四人,大哥名叫田野,二哥名叫田溪,三哥名叫田粟。田震小时候时被送到乡下姑姑家生活,直到九岁才回到北京城,几个子女中,就属田震与父亲的关系最好。

田震小时候家住北京市中关村45号楼。父亲田振华,转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工作;妈妈俸丽是瑶族,曾在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转业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音乐编辑。田震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幼年时,田震是在农村的姑姑家长大的;直到小学三年级,父母才把她接到身边。这样,田震从小就有了农村“疯丫头”的脾气,和自己的几位哥哥完全不同。

不久,姑姑的突然去世,给田震了很大的打击。在万分痛苦与彷徨之中,青春年少的田震越叛逆了。17岁时,她剪去了一头长发,留了个“板寸”;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后来连高考也是名落孙山。万般无奈之下,妈妈在自己的工作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给田震找了份工作。

没有读过大学的田震是幸运的,这益于她叛逆与好强的性格,当然还有她天生对音乐细胞。她又是大胆的姑娘,她敢唱敢为,不肯放过每一个发展音乐的机会。1984年,十八岁的田震在中国录音录像总公司试音时,被其时中录的音乐编辑看中,并“开始歌手生涯”。1984年初,首张个人专辑《美丽的海湾》发行,同年还于天津音像公司录制发行了专辑《无名的小花》。在流行音乐刚刚起步的大陆歌坛开始崭露头角。

1985年底,随哈尔滨某歌舞团开始漫长“走穴”生涯,在舞台上锻炼自己,积累了最初的演出经验,同时结识了侯德键及其组建的“花果山”乐队成员,并推出了第三张个人专辑《莫尼卡》。这张专辑虽然仍是以翻唱港台歌曲为主,但田震已开始摆脱模仿别人的窠臼,尝试用自己的声音和方式去演唱。当时感觉找到了自己的起点,也正是这张专辑使她名声大噪。

1986年6月, 找到一个令自己和歌迷乃至评论界真正兴奋的闪光点—“最后的时刻”。这首由陈哲作词董兴东作曲的歌曲是大陆最早出现的出色的原创作品之一,由田震演唱后收入《无名高地》合辑之中,成为田震最有影响的代表作。同时还录制了陈、董二人的另一首原创作品“好像忘记了”,收入《一无所有》合辑之中。此时田震已跻身中国大陆顶级歌手的行列。

田震出名很早,但不是很红,她想突破自己,唱出一个属于自己独特气味的音乐,让人无法复制。于是她一直音乐的道路上孤独地摸索,暗暗地在积淀自己音乐能量。就像她以后那首让人痴迷的歌《执着》: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是我无限的温柔;每次面对你的时候,不敢看你的双眸,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有多少泪水哀愁……

这些泪水哀愁只有田震自己知道,她的泪水哀愁最终积聚成音乐能量。 26岁之前,一个又一个演出城市是田震的生命驿站。她背着一个和她一样高的包,日复一日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过着候鸟般迁徙的生活。没有爱情,却也有一种别样孤独的美。

田震是音乐战场的女将军

田震:流行、摇滚与民族音乐大餐

我们知道,田震是中国流行歌坛一代女天王,名副其实的歌坛常青树,家喻户晓的歌坛巨星,是华语流行乐坛实力、个性、商业、音乐性、流行性、原创性、民族性等各项流行音乐元素结合得最好的华人女歌手。

她用质感、沙哑、雄浑却不失高亢的嗓音演绎着主旋律、流行摇滚、英伦风、拉丁等各式曲风的音乐气象。唱腔扎实、自然、彰显独特,而且雅俗共赏,尽显音乐风流,确立了无法复制的音乐标杆!田震不愧为华语流行乐坛的实力唱将,更不愧为华语流行乐坛名副其实的流行演唱家!

大陆乐坛“西北风”时期,田震就彰显了十足的大姐派头。此后,田震苦心孤诣、执着追求,不再模仿港台,不刻意追随日韩、欧美,历练了属于自己的演唱风格。经过长期的磨砺,田震有效的将流行与摇滚、民族、主旋律等音乐曲风进行了堪称完美的嫁接,酿造出别具风采的音乐形象,受众群极其宽泛的音乐旋律。

田震用最具独特的嗓音,真实、深情的演绎着现代人的缺失、果敢、沧桑、洒脱、坚强和独立!从而吸引了大批歌迷,并且拥有众多的拥趸者。自出道至今,她演唱过上百首风格迥异、不乏家喻户晓的作品,是无法复制的流行歌坛巨匠。

田震驾驭歌曲的能力极强,吐字非常的稳、狠和准,歌曲情感的表达,或激情澎湃,或柔婉细腻,思想表达鞭辟入里、直指人心!再配以特有的浑厚的金属炫音,让她的歌曲更显丰沛而独特。当内地唱片公司在制作、宣传、包装等相对式微的情况下,田震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唱了出来,有力地证明了她唱作型歌手的标签!她的高音歌曲,大气、磅礴、流畅,直击心扉,给人以震撼心田的力量,如《我热恋的故乡》《爱不后悔》《千秋家国梦》等;她的低音歌曲,流畅、疏朗、醇厚,荡气回肠,有余音绕梁之感,如《未了情》《月牙泉》《干杯,朋友》《北京之雪》等。当其他歌手无法离开大牌的词曲作为嫁衣时,田震却能将不知名的词曲作者的歌唱红。田震的歌,有一耳朵打动人的功效,动情而不煽情,通俗而不媚俗!

提到对歌曲情感的表达,田震从每一首歌曲,到每一句歌词,甚或每一个汉字,都精心揣摩,演绎的津津有味。她的慢歌不但沙哑磁性,且如品一杯香茗,令人齿颊生香,实乃别样的天籁!说她音乐战场上的将军,一点也不假,她沙哑的嗓音,就像将军下达开战命令那样具有很强杀伤能力与穿透能力,她的歌声能杀伤寂寞的夜晚,她的歌声能穿透听众的心扉。我想她的音乐将军的气质,应缘于父母是军人出身的缘故吧。

对田震来说,音乐在她的呼吸里会产生磁性的流行。同样的歌曲由她来演绎,就会充满不同的韵味。重唱的《草原之夜》就很好的将民族与流行进行了巧妙的融合——时尚而不失厚重;《未了情》《好大一棵树》等歌曲有众多版本,唯独田震版本的影响力足够深远。实力派唱将的美誉,名符其实!

田震的歌曲,个性十足、风格独特、并且拥有广泛的受众群;音乐曲风多元,民族气质浓郁,田震可以用自身卓越的领悟能力及表现力将一首歌曲演绎到最佳的情感幅度,堪称中国流行音乐的一面旗帜!她的很多歌曲充满了主旋律,曲风扎实、大气,却不媚俗,摒弃了传统的假大空式的主旋律诉求,近乎完美的嫁接了主流与流行的演唱模式,流行度极其的宽泛而深邃,如《好大一棵树》《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千秋家国梦》等;田震还有中国第一抒情民谣女歌手的美誉,她的很多音乐朴素、扎实、内敛而人文,承载着美好的希冀,昭示着切实的生活,如《执着》《沙粒,蚂蚁》《干杯朋友》等;田震也有中国第一流行摇滚女星的称号,她是华语乐坛一线女歌手摇滚曲风拿捏得最传神的人物,她的《怕黑的女人》《自由自在》《Hi呀》等歌曲不仅有摇滚的旋律,而且孕育了摇滚的精神,吻合了追求另类、崇尚自由的时代青年;充满民族神韵的《未了情》《月牙泉》《野花》等,甘醇悠长,沁人心脾;《日出》则呈现了重金属与戏曲的有效对接;《玩儿个痛快》却充满了动感活泼的拉丁风情;《顺其自然》又折射了大气厚重的英伦风色彩……

张卫宁让田震成为女人

田震:流行、摇滚与民族音乐大餐

田震的刚强是有名的,包括她的歌,有点像屠洪刚的味道。但是在张卫宁这里,她是女人,她成了女人,一个幸福的温柔女人。

整整10多年过去了,田震至今还记得与张卫宁相识的每一个细节。那是一个春日的下午,田震去红星唱片公司商谈签约事宜,一个腼腆、一见生人就脸红的眼镜男孩引起了她的好奇。这个男孩真可爱,居然还会脸红!他就是东方唱片/经理人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张卫宁,并且是小有名气的音乐人,曾为谢东、孙悦、景岗山等歌手制作过专辑。那个暖洋洋的下午,田震几乎没怎么说话,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不停拨动着左腕上的手镯,听张卫宁和公司的音乐人神侃。

晚上他们去餐饮吃饭,田震悄然听见走在后面的张卫宁对老板说:“田震好冷,我都不敢和她说话。” 田震抿着嘴笑了。饭后分别时,她对张卫宁嫣然一笑:“我并不像你说得那么冷,只是不是那种一见面就打得火热的人。”张卫宁脸又一红,田震笑着跑开了。

后来,田震加盟到红星唱片公司,张卫宁开始正式为田震打理未来。曾经,田震对自己的演艺生涯没有规划,想唱就唱,厌倦了就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悠闲生活,现在,她的排练、演出、休息,都被张卫宁安排得有条不紊。根据田震的嗓音特点,张卫宁把她定位为民族风情融合摇滚的演唱风格。《执著》《干杯朋友》《千秋思念》等一首首经典歌曲在田震的深情演绎下,开始在大街小巷飘荡。

田震不会忘记,录制《执著》时北京正是白雪皑皑的冬天,田震睡在温暖如春的录音棚里,慵懒得如一只冬眠的小动物。当张卫宁上午赶来时,她还没有起床,他默默地为她冲好咖啡,买来面包……20多年来,在孤独寂寞中行走的田震,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那种感动与温暖不言而喻。

后来,有一次,录完了《干杯朋友》,田震向张卫宁发出邀请,约他第二天一起吃饭。次日晚上,当田震赶到约定的餐厅时,张卫宁久久没来。震愠怒地拨通了张卫宁的手机,电话那头的张卫宁声音有气无力:“我发高烧了,脑袋昏昏沉沉,上不了医院,也吃不了药……”他怎么样了?严不严重?田震从来没有为一个男人这样揪心过,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张卫宁的住处赶。走进张卫宁简陋而狭窄的平房,田震的心酸酸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知名音乐人的生活条件竟如此艰苦,小小的房间不到20平方米,一张床、一张桌子堆得到处都是的歌碟和磁带,就是他的全部家当。来不及多想,田震把张卫宁送进了医院。

两天后,张卫宁康复出院。田震悄悄地为他租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看着米黄色的窗帘和窗台上摆放的鲜花,嗅着家具散发的油漆清香,张卫宁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田震把钥匙塞进他的手里:“一个人既要会工作,也要学会生活。一个舒适的环境也许会给你的创作带来灵感。”她告诉张卫宁,这是她为他租的,已经付了一年的房租。

爱情需要细节的铺垫,爱情是一些细节的组合。张卫宁知道,在田震心里他所占据的位置。他想,这辈子就要好好地打造他们的爱情,他要让田震成为女人。

素面朝天的田震总是一副中性打扮,来去匆匆,风风火火,仿佛女性的妩媚与柔情与她毫无干系。张卫宁多次要求田震:“生活中你能否展示普通女孩的一面,用女孩子特有的细腻和柔情,给我温暖和照顾?我们在一起仅仅写歌、唱歌,生活成了一杯寡淡的白开水。我们应该让生活多一些色彩。”尽管知道男友的要求并不过分,但田震还是一脸的无奈:“我一向就不懂生活,更不会照顾人。”张卫宁还是一如既往地这样要求她,次数一多,田震有些不耐烦,两人为此发生了小小的摩擦。

聪明的张卫宁想,与其这样要求田震,引起她的反感与不快,还不如悄然改变她,像春雨,像流水,像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地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出道多年,田震展现在人前的总是一头利落的短发,虽多了一份洒脱,却少了女孩子的妩媚。趁田震出国演出的机会,张卫宁自作主张为她接了一个洗发水的广告,担任该品牌的形象代言人。合约中规定,最近几年里,田震必须留一头披肩长发,且不能随便剪掉,否则视为违约。回到北京后,田震才知道这件事,虽然有些不快,但也没有责怪张卫宁,她知道他是为自己好。

就这样,田震不得不留起了一头瀑布似的青丝,无论走到哪里,她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这一头乌黑飘逸的秀发。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更漂亮,更有女人味了。化妆师告诉田震,一头披肩长发更能突出她颀长的身材和美丽的脸庞,而且很上镜。既然留长发有诸多好处,田震再也舍不得剪去了。高挑的身材,婀娜的身姿,配上一头齐肩青丝,那个短发男孩子模样的田震不见了,她像个淑女一样向观众翩翩走来。

一转眼,田震和张卫宁的爱情小舟已经在岁月的长河里驶过了数载,该拥有一个家了。张卫宁正式向田震求婚,田震委婉地拒绝了,她真诚地告诉他,她在演艺之路上还有提升的空间,现在就走进婚姻,她无法成为一个好妻子。成了妻子却照顾不好丈夫,这会让她的心灵感到不安的。田震希望张卫宁再等一等。

张卫宁理解了田震。10年的相知相伴,10年的风雨兼程,他们炽热的感情已经在似水流年中沉淀下来,演绎为温馨的亲情。对田震来说,张卫宁不仅是她的男友,更是她的兄长,他们之间的那份和谐、自然与默契,胜似亲人。有了这份弥足珍贵的亲情,有没有一纸婚约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

田震成立21东方大型唱片公司后,让张卫宁担任总经理,大小事都交给他打理。在张卫宁的精心策划下,2005年夏天,蛰伏整整4年的田震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38.5℃》。在频频闪烁的镁光灯面前,田震展现着一个成熟女人的优雅与风韵,向来不谈爱情的她,毫不避讳地撩开了自己情感神秘的面纱,她和张卫宁手牵着手,出现在众多媒体记者和歌迷的视线里。

这就是田震,幸福的田震。她音乐的美好与爱情的美好,一定会为她带来好运。我们不希望她的病成为她的音乐之劫。周忠应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ngdian/10352.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