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 >

这份文件号称日本近代最大的“怪文书”,满纸都是侵略中国的罪证

2019-11-29来源:科技之窗

文/大橙子

只要对中国近代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对这么一段话陌生:“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是亦我日本帝国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

这段话即出自有名的《田中奏折》,其原件称为《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为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1927年呈给昭和天皇的秘密奏章。但它却因其来历的扑朔迷离与内容的漏洞等,使这么多年关于其真假的争论一直未停止,并因此称为日本近代最大的“怪文书”。那么其到底是真是假呢?

这份文件号称日本近代最大的“怪文书”,满纸都是侵略中国的罪证

图/《田中奏折》在中国流传的一个刊本

01 《田中奏折》之“发现”

《田中奏折》由1929年12月南京《时事月报》的刊文《惊心动魂之日本满蒙积极政策──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而为中国人所熟知,但关于其具体来历的说法却一直有较大争议,一般可以分为王家桢说、林快青说、蔡智堪说、纪清漪说、阎宝航说、《时事月报》说、重光葵说、苏联学者说、美国情报机构说九种。

前五种基本为主人公从田中或其他处以较为传奇的方式取得并誊抄,后几种的方式不尽相同。九种说法之间即存在这矛盾,又有一定的联系,目前还没有一种方式能够将九种来源进行合乎逻辑和事实的解释。

02 对其真实性的怀疑

虽然这个周折在中国甚至世界上引起了绝大的影响,但关于其的真伪各方一直争执不下,其中,认为其为伪的原因主要集中于以下几点:

第一,来历传奇且解释均存在逻辑上的矛盾。

第二,目前只能看到中译本而始终未找到日本原文。从其被写出递交天皇,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驻日盟军在查抄日本皇宫文件库,再到今天,这份奏折的原件始终仍未发现。

这份文件号称日本近代最大的“怪文书”,满纸都是侵略中国的罪证

图/1927年日本“东方会议”

第三,文章中存在诸多明显错误。比如其中提到出席为签订《九国公约》而举行御前会议的山县有朋实则已经去世;其中说上奏时田中被派往欧美,实则出访菲律宾;在上海暗杀田中未遂的犯人不是中国人,而是朝鲜人;其中提到原敬内阁的倒台是在田中出访之中,实则在田中回国后;其中提到“已故福岛关东都督之长女,因献身于皇国起见,以金枝玉叶之身而就未开化民族之图什业图王府为顾问’,而福岛的女儿从未去过蒙古等等。

第四,文章的行文程式、用词也不合日本皇家文书的惯例。

03 关于奏折为伪的辩驳及侵略事实

也有人从一些角度对以上观点进行了否认,比如有人提出盟军在战后未能发现此奏折的原件可能是因为日本为逃避罪责已经对其进行了销毁;一些明显的格式及内容错误是因其特定的历史背景,正如重光葵所言“日本军部”为了某种原因而制造了奏折,为了在将来以便日后一旦需要就可逃之夭夭或嫁祸于人。

目前学界对这份奏折真伪性的争论仍没有定论。一方面,我们确实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这份奏折确实是真的,但另一方面,这份奏折所展示的侵略政策却是的的确确被后来的事实所应证。无论此是否为假,日本的侵略事实是不能否认的。

这份文件号称日本近代最大的“怪文书”,满纸都是侵略中国的罪证

图/九一八事变

参考文献:

孙果达:《<田中奏折>真伪之辩新探(上)》,《党史纵横》2015年第11期;

孙果达:《<田中奏折>真伪之辩新探(下)》,《党史纵横》2016年第2期;

邹有恒:《对蔡智堪取得田中奏章的质疑》,《外国问题研究》,1987年第4期;

沈予:《日本东方会议和田中义一内阁对华政策——评<田中奏折>伪造说》,《近代史研究》1981年1期。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ngdian/13600.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日本 田中义一 蔡智堪 重光葵 中国近代史 历史 朝鲜 蒙古 第二次世界大战 文章 明治天皇 昭和天皇 苏联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