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 >

阎锡山的“模范省”多有范儿?

2019-06-25来源:西宁资讯

造福世界,替今人正德,替古人宣德,替后人立德,是仁者责任。

——阎锡山


乱世孕育着治世的种子,治世暗藏着乱世的苗头。

袁世凯去世后,北洋集团失去了强有力的领袖,陷入分裂,中国再一次进入群雄割据模式,北洋集团覆灭后,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打地鼠般的剿匪戡乱,致力于恢复国家秩序,重建中央权威,但革命还未成功就成功丢失了大陆,令人唏嘘。

中央政府权威下降之时,地方实力派们在各自的地盘上放飞自我,实践着自己的政治理想,而其中玩出新高度、新境界的莫过于一南一北两个“模范省”——山西和广西。

统治山西的阎锡山和统治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都是军阀圈里的常青树,与蒋介石龙争虎斗几十年,最终没能猛龙过江,修成正果,只能退而求其次,保一方平安,惠一方民生。桂系军阀的历史及其治理广西的故事,我们以后再说,今天单讲山西。

山西被称为“模范省”,其实是一种误读,最初因为教育搞得好,山西被称为“教育模范省”,后来经吃瓜群众掐头去尾,直接成了模范省。不过,从当时的各项指标看,山西也对得起模范省这个称号。

在《阎锡山的功守道》中,我们简单回顾过阎锡山的一生。

1916年袁世凯死后,阎锡山逐步掌握了山西省的军事、民政大权,成为名副其实的一方诸侯,1917年护法战争中,阎锡山追随段祺瑞武力统一中国,命商震率领晋军第一混成旅南下湖南作战,结果全军覆没,晋军损失了1/4的实力,阎锡山大呼肉疼,痛定思痛后,宣布三不二要主义(不入党、不问外省事、不为个人权力用兵,要服从中央命令、要保卫地方治安),开始闭关不出,一心一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

阎锡山的“模范省”多有范儿?

阎锡山戎装像

地处黄土高原的山西,境内山地丘陵占80%,干旱少雨,农业不发达,到了清末,天灾人祸不断,山西农村日渐凋敝。此外,严重的政治动荡和外国资本入侵,使得以票号生意闻名全国的晋商在外投资遭到巨大损失,辉煌了五百年的晋商就此走向没落。山西经济雪上加霜。

受太行吕梁、黄河等高山大河的包围,山西自成一封闭的地理单元,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了山西人安于现状、不思改革的保守思想,传统思想和生产、生活方式在广大农村占统治地位,全省1100万人中,超过99%是文盲,种种现象表明,中世纪的各种场景和事物,在20世纪初的山西依然生命力顽强,新思想、新文化如同黑夜中的火柴,脆弱而渺小。这样的省情,其改革和建设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阎锡山的“模范省”多有范儿?

山西地形图(点击查看大图)

治一省如治一国,撇去外交和国防,主要内容不外乎三农、工商,以及更高层次的科教文卫。

在中国,但凡干一件大事,当局的主要的方法和套路都是有规律可寻的。

首先,肯定是领导确立指导思想,其次是开动宣传机器,宣传领导的精神,统一思想,凝聚民心,鼓舞士气,然后是召开各阶层代表座谈会,商量研究怎么办,制定行动纲要。定好怎么干之后,接下来要解决人事和机构问题。因为任何政策都要依靠人和机构来执行,没有得力的办事人员和高效的机构,再好的计划都是画饼。最后才是监督考核,总结经验教训,表彰先进,领导做个总结报告,这才算完结。

阎锡山研究历史发现,中国历代专制政府中,好的只求安民,坏的愚民防民,政府与老百姓要么互不打扰,要么相互敌视,这样国家很难强大。结合近代欧美、日本强国的经验,阎锡山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用民”——组织和动员广大民众,推进社会各项建设。

1918年4月,阎锡山写了《用民政治》一文,从启发民智、培养民德、发展民财三个方面阐述了“用民政治”的主张,这堪称阎锡山治理山西的指导思想。很快,阎锡山召集全省军、政、工、农、商、学各界代表人物,召开“用民政治”大会,共商山西发展大计。全省开启了以“用民政治”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阎督军系列讲话精神,全面开创山西发展新局面伟大征程。

山西属于农业省份,农民和农业是全省的主体,阎锡山的治晋大计最先从农业领域下手。

自古以来,中国皇权不下县,县以下的公共事务,都转包给了乡贤或土豪,国家对农村和农民的掌控力度不强。

阎锡山认为,皇权下不下县不重要,重要的是省权必须下县,“用民政治”如果不能组织民众、动员民众,还用个屁。所以必须把省权直插到每一个村,每一户家庭,而要实现这个目的,首先要整顿村制,即把散乱的农村整编、组织起来。

具体做法是,以自然村为基础,进行整编,每村不少于100户;村设1名村长和1名村副,村长由村民选举,由县知事(县长)委任;村内以5户为邻,设邻长,以5邻为1闾,设闾长;村长可直接对接县知事,后来县知事忙不过来,又在村和县之间设了区。在上层,阎锡山在省长公署内设立了村政处,专门负责农村事务,又将全省划分为12个考察区,对接各县农村工作。

在横向上,村机构参考孙中山五权宪法,设有村民会议、村公所、息讼会、村监察委员会、保卫团等机构,其中,村民会议类似人民代表大会,是村里最高权力机构,村公所是行政机构,息讼会司法机构,可以理解为村里的小法庭,负责调解村民纠纷,村监察委员会,顾名思义,监察机构,保卫团,暴力机构,负责治安。

就这样,山西建立了由省长直达农户,自上而下、贯通自如的严密行政网络,省政府对农村控制如臂使指。当时,太原宪兵司令部逃走了一名囚犯,阎锡山给各县长发电报,三天之后囚犯在盂县被抓获,这种效率,直逼给老外找自行车。

搭好了台子,接下来就要唱好戏。

1917年10月,阎锡山发表六政宣言,开始在全省推广水利、种树、桑蚕、禁烟、剪辫、天足,第二年,又增加了三事:种棉、造林、畜牧,合成六政三事,旨在通过人尽其才,地尽其利,实现山西农村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注:编村和六政三事的执行无严格先后顺序)

兴修水利,灌溉农田;种树和桑蚕,让农民搞点副业,增加收入;禁止鸦片烟土,净化社会风气,节约民间财富;大清都亡了,还留什么辫子?又脏又丑又油腻,剪了;天足就是禁止女孩缠三寸金莲,让脚自然生长。

推广种植棉花这种经济作物,改善山西单一的粮食作物,既增加农民收入,又可以为纺织业提供原料;在不适合耕种的荒地、荒山植树造林,为工业建设(铁轨、电线杆)供应木材;畜牧就是在不适合种棉花的地方推广畜牧业,目的还是提高农民收入,为此,阎锡山还专门让人从澳洲买回了600只优质种羊,设立模范牧场,培育优种,推而广之。

为了促进六政三事的推进,阎锡山成立了六政考核处,监督考核各地执行情况。又派出政治实察员,分赴各县实地调查,根据执行情况进行奖惩。

编村和六政三事虽然有不少问题,但总的结果无疑是成功的。当中国其他地方的农民饱受战火摧残,忍受饥饿与恐惧之时,山西逆流而上,一片欣欣向荣。

阎锡山的“模范省”多有范儿?

《时代周刊》上的阎锡山

《时代》杂志对此不吝溢美之词:“作为山西的‘模范督军’,阎锡山实际上处在一个独立王国之中。尽管当时晋西南地区还存在粮食短缺,但阎锡山为一千一百万人带来了繁荣,在中国,他们最富裕,因而他便显得出类拔萃。”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阎锡山就像一个土财主,精明圆滑,精打细算,还特抠门儿。

但1930年《时代周刊》对阎锡山的评价是:嗜好不是女人、鸦片和酒,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业、军队警察、牛马、耕具和肥料等能为他的相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东西。

农业搞得再好,工业不行也是扯淡。在阎锡山看来,用大量廉价的农产品换取山西所需的昂贵工业品和军火,不仅太吃亏,还会受制于人,必须发展自己的工业。他坚信,依托山西丰富的煤、铁资源,山西可以自成一个工业区域。

1925年,阎锡山在太原召开“全省实业会议”,提出了著名的“厚生计划”。厚生,是使人民生活富足的意思,日本厚生省中的“厚生”,也是这个意思。厚生计划是阎锡山为山西量身定制的实业发展大纲,包括炼油、炼钢、机器、电气、农业、林业六大方面。

炼油方面,计划每年拨款30万元,逐步建成年产720吨的炼油产25个,实现山西内煤油自给自足。炼钢方面,计划建造育才、经济2个钢厂,前者偏重钢铁人才培养,后者偏重钢铁业务,其中经济厂分设制铁、炼钢、钢铁、电机4个部门,制造对应的产品。机器方面,先建设一个小机器厂,培养机器工人和管理人员,然后研究怎么改良和制造机器,之后建立一个大的机器厂,制造和推广机器,还计划按市场价的一半,向山西1万多个编村出售机器,争取每村至少拥有10部机器。电气方面,主要是发电,计划将山西分成15个区,每个区建造一个电厂,15个电厂全年发电8500千瓦。

至于农业和林业,是与工业相辅相成的,这里不做展开。

与六政三事不同,厚生计划整体上不能算成功。工业毕竟不同于农业,农业只要加强管理,浇水施肥除虫防病就能收获,工业则对资金、技术、经验、市场、政策等方面有着严苛的要求。

遍观历史,可以发现,要实现工业化,不外乎两条路:一是像资本主义国家一样,经过了几百年的资本和技术积累,缓慢由轻工业过渡到重工业,进而实现工业化;二是像苏俄那样,疯狂压榨农民,积累工业化资金,然后引进资本主义的技术,直接搞重工业,实现畸形的工业化。

阎锡山既没有狠狠剥削农民,又没有海外殖民和贸易,而且一上来就是重工业,胜算自然不大。更何况,当时的政治局面也不允许阎锡山安安稳稳搞大规模的工业建设。先是1925年钟樊秀进攻晋南,再是1926年国民军进犯晋北,之后北伐战争开始,山西处于大时代的风口浪尖,阎锡山为求自保,只能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军事工业方面,所以,此时山西军工领跑各行各业。

1927年,阎锡山将山西军人工艺实习厂升级为太原兵工厂,下辖步枪厂、冲锋枪厂、炮厂、炮弹厂等18个分厂,又斥资140万美元进口107部德国机器,组建了山西火药厂,下辖无烟药厂、酸厂、火工厂、炸药厂、压药厂、黑药厂等分厂,两个厂共有机器设备3800部,职工15000余人,其规模可比肩全国最大的汉阳兵工厂和沈阳兵工厂,能仿制各种常见型号的手枪、步枪、冲锋枪、机枪、山炮、野炮和配套弹药。

此外,厚生计划中的规划建设的育才机器厂,还能为兵工厂制造各种车床、铣床、插床、刨床、钻床等,以及部分军民两用的机器,如面粉机、织布机、仿毛机、煤油机、蒸汽机、熔铁炉等。

正是有了这些家底,阎锡山才敢于在中原大战中挑战蒋介石,问鼎天下。

1930年中原大战后,阎锡山下野,避居大连,直到第二年,阎锡山向蒋介石保证:不造军火,专心“造产救国”,才获得蒋介石的谅解,出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

阎锡山复出之际,正值九一八事变爆发,民族危机加剧,中华民族救亡图存更加迫切。为了自强救国,阎锡山于1932年4月12日设立了山西省政设计委员会,自任委员长,开始编定《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案》,希望率先垂范,以山西带动全国,掀起自强救国的浪潮。

来自山西各界的200多名精英,历时8个多月调查、讨论、起草、修改、审查、修正、复合、复定,于1932年12月正式编定了《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案》,相比之前的六政三事和厚生计划,《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案》更为雄心勃勃、规模宏大,覆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治理等山西改革建设的方方面面。

从1932年下半年到1937年抗战爆发的这5年,是山西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山西工商、金融交通、农业等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成果斐然。这其中,又以西北实业公司和同蒲铁路最为著名。

为了集中力量办大事,阎锡山于1933年8月在太原北肖墙1号成立西北实业公司。西北实业公司听起来是一个公司,其实是由数十个骨干公司组成的集团,是集山西工业之大成的超级“托拉斯”,其业务包含军工、钢铁、煤炭、电力、化学、建材等重工业,也包含纺织、造纸、卷烟、皮革。面粉、火柴等轻工业。到1937年时,西北实业公司资本已达2166万元,占全国2826家工厂(不算东北)资本总数3129万元的70%。

说句埋汰话,现如今的著名的太钢、山机、太原发电厂、太原卷烟厂、太原水泥厂,都是在当年西北实业公司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100年间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勃兴的省份成了落后土味的代名词,只能说地还是当年的地,人却不是当年的人。

与西北实业公司相对应的同蒲铁路是阎锡山的另一个大手笔。

同蒲铁路修建之前,山西只有正太线(河北正定——山西太原)、京绥线(北京到绥远,途经大同)经过。山西是个相对狭长的省份,铁路在中间和上面划上两道子,根本满足不了发展的需求,必须有一条自上而下、纵贯全省的铁路大动脉,形成铁路网络。于是,在《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案》中,阎锡山主导规划了同蒲铁路。

阎锡山的“模范省”多有范儿?

同蒲铁路示意图

同蒲铁路,自大同经太原直抵山西最南端的蒲州镇风陵渡,干线全长863公里,支线180公里,采用法式窄轨,用时4年5个月,耗资2000万元。同蒲铁路的建立,连接了京绥线、正太线、直抵陇海线,是山西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铁路。

在现在看来,中国高铁井喷式发展,修条铁路似乎很简单,但往后退八九十年,修条铁路干线对整个国家而言绝对是大手笔。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同蒲铁路是阎锡山凭山西一省之力修建的,其修建速度之快、耗资之低,创全国纪录。

为了省钱,阎锡山没有雇佣民工,而是直接拉了三万晋绥军士兵来修铁路,为了省钱,阎锡山放弃了标准轨道,采用法式窄轨,为了省钱,修建铁路所需的材料设备,西北实业公司能制造的,尽量不进口。

不管是搞实业还是修铁路,所需的钱财都是海量的,单靠省钱肯定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那么,在没有金主爸爸投资的情况下,阎锡山是如何搞到这么多钱的?答案是金融和商贸。阎锡山从小追随父亲搞金融投机生意,懂经营,会算计,深谙金融的强大力量,主政山西后,第一件事就是控制山西金融,将其变成一柄利剑。可以这么说,阎锡山在山西主导的几乎所有改革建设,都有金融的力量参与其中,并发挥巨大作用。限于篇幅,山西的金融和军工以后单独开篇讲。

最后,回归初心,说说阎锡山治下的山西教育。

国家强弱取决于其人民的强弱,人民的强弱取决于受教育水平。这一点,对曾留学日本的阎锡山而言,感悟更为深刻。阎锡山有句格言:欲决胜于疆场,必先决胜于学校。

在一个文盲率超过90% 的地区,推进各项近现代化改革事业,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所以,在六政三事和编村计划施行的同时,山西出台了《促进全省义务教育程序》和《山西施行义务教育规程》两部地方性法规,在中国率先拉开了义务教育的序幕。

法规规定:凡山西百姓,不论贫富贵贱的小孩,在7—13岁的七年内,必须要上4年学。义务教育主要学习修身、国文、算术、体操、图画和手工等最实用的课程,以便学成后,学生能掌握基本的谋生技能。以上教育属于强制性教育,父母违反会受到处罚。而且法规还根据学生家庭的贫困程度,制定了相应的帮扶、补助标准。此外,阎锡山还从扩充师范学校、增设国民教育学校、劝导入学、推广普及四个方面着手,保证义务教育的顺利推行。

此后,山西小学教育迅速发展,到1919年时,山西在校小学生人数已居全国首位,1920年,北京政府通令各省酌参山西办法,推行义务教育,到1921年,山西学龄儿童入学率已达到70%以上,一骑绝尘。模范省之名,正是从这里来的。

从1917年到1937年的20年里,阎锡山以超家长式统治方式,一手主导了山西的近现代化。20年不长,但阎锡山为山西带来的深刻社会变革,其力度和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假以时日,山西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难以估料。惜乎,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中华民国国运如此,阎锡山的一省之地,无论如何,终究无法阻挡必然的悲剧,苦心孤诣一生,终究是为他人做嫁衣。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

《阎锡山传》景占魁

《阎锡山与同蒲铁路》李静萍,山西广电大学学报,1999年9月总第16期

《论阎锡山的乡村治理思想》钟转朋,湘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阎锡山与民初山西乡村制度的变革》李德芳,河北大学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jingdian/4222.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中国近代史 阎锡山 袁世凯 政治 蒋介石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