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 >

往事并不如烟 | 短篇小说:阿伟(中)

2019-04-20来源:亲贝网

前言:


下面,就是小白的故事了。

上篇《人生总在相遇 | 短篇小说:阿伟(上)》,点击可以阅读。



文/鬼脚七(微信公号:taobaoguijiaoqi)


05


“你知道,我是个富二代,还是独生子。不过我这个富二代有点惨,老爸之前是某大国企老板,后来自己下海做房地产,赚了不少钱,但十多年前在海南赔了十个亿,后来差点没缓过来。现在家里还有一些物业,和一点小产业,老爸身体很不好,这些都是我在负责。我今年二十九,我那个圈子的伙伴,有人飞车,有人赌博,有人吸大麻,有人泡小明星,我除了偶尔和他们打打高尔夫以外,都不跟他们来往了。这几年我很忙,银行的贷款压力很大,不过剩得不多了。我也有自己的生意,利润高,也有点风险,卖奢侈品,线上线下都有,一部分正规途径,一部分是走私过来的,也有一部分是高仿品。线上生意还好,在淘宝有几个店,只是试试水,增长很快。我主要生意在线下,和几十个五星级酒店、俱乐部有合作。


我讲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我的背景,但这不是我想要找你聊的。这两年发生的一些事,让我陷入困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我,我也没什么可以聊的朋友。刚好这次有机会见到,想和您聊聊。



两年前我结婚了。小芸是我爸一个世交的女儿,英国留学回来的,她家算得上是真的贵族。我俩的婚姻,主要是父母安排的。但我俩从小就认识,后来她去了英国,我去了美国,她读了硕士回来,但我大学没毕业就回来了。我不是读书的料,而且,我不喜欢美国,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那时我爸身体不好,我就提前回来了。我爸觉得小芸不错,她爸也喜欢我。更重要的是,我们两家联姻,对家族的业务都有利。但我不爱小芸,当然,我也没爱过别的女人。是的,七哥,我的性取向有点特别,我是同性恋。”


阿伟掏出一盒烟,扔了一支给我,自己点上一支。


我还是不习惯在睡前抽烟,更何况是混合型的,我喝了小口啤酒,示意他自己抽。阿伟吸了一大口,头向后仰,长呼一口气,烟也吐了出来。他接着讲:


“我看过您的文章,知道你圈子里也有这样的人。但我是婚后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的。我以前也和几个女人上过床,但说老实话,就是个新鲜,没太多感觉。结婚后,性生活也很少,对我来说,就像完成任务。我的朋友里,也有同性恋,但我从没想到自己也会是。


一年半前,我的一个朋友阿木失恋了,很痛苦。阿木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我们都知道他是Gay,在一起偶尔还开他玩笑。阿木问我能否帮个忙,扮演他男朋友,去参加一个Party。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对他们那个圈子也有些好奇。


后海有个酒吧,每周五都是男同过去聚会。那晚来了大约三四十个男人,从十几岁到四五十岁的都有,也有两三个女人,大家看上去都很正常,相互也很熟,喝酒抽烟,听听音乐,开着玩笑。在那个环境里我很放松,当时几乎有种感觉,我也是属于这里,但我不敢承认。那次并没有发生什么,我陪着阿木过去,就是演戏嘛,演给他前男友看的。


后来,我偶尔周五也会自己过去,喝喝酒,听听歌,聊聊天。直到有一天,在那里我遇到了小白。



小白二十来岁,长得并不白,但很清秀,有点腼腆,右耳垂上还有个耳环,眼睛很特别,我从他眼眸里看见了星空。我忽然明白了那些书上写的一见钟情的感觉。我知道我爱上他了,真的爱上了他,都不用问为什么,我胸口嘭嘭嘭跳,心里好像被什么充满了,别人仿佛都不存在了,世界都不存在了,只有他,他穿得很普通,或者说有点寒酸,但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么动人...... 那个晚上我一直在看他,他也看见了我。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这件事,我并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幸福。不怕你笑话,我那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书里那些描写爱情甜蜜的语句,我认为都太庸俗太肤浅,那些作家肯定没有体会到我体会到的甜蜜。是的,二十多年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爱情的甜蜜。


我唯一觉得不妥的是,好像对不起小芸。没过多久,我想跟小芸好好谈这事,毕竟我们彼此都年轻,这对她不公平,我不想耽误她。我想,大家好合好散吧。那天我们聊开了,小芸倒没多大意外,她说她理解我。不过她不愿意离婚,具体原因当时我也没明白,大概是说大家都等等看,才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家里也不好交代。其实,我也不好交代,我爸要是知道我的事,估计当场会断气。最后我们达成的协议是:我们仍是夫妻,但她不管我的事,我也不管她的事。


后来我才知道,小芸早就有个情人,在英国留学时认识的,现在也在北京,还在来往。不过对方有家庭,小芸知道他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但又放不下,也只能保持这种关系。知道这事儿,最开始我很愤怒!后来也想通了:我以前没爱过对方,以后也没打算爱对方。随她去吧,这个结果对我的现状,反而是好的,至少我的愧疚感会少很多。


是不是有点狗血?我不知道这算什么,但事情就是发生了。我有时候想,存在就是合理。生活中再奇葩的事,若真想找个理由认为此事合理,是很容易的。这种生活也有其合理性,我们就这么畸形而合理地过着。小芸情人的事,我很快抛在脑后,因为我有了自己的小白,我有时真心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包括小芸。



我很兴奋,对我来说,生活忽然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七哥,我知道你也看玄幻小说。我当时的感觉,就像玄幻小说里换了新的地图一样,一片崭新的天空在我生命中出现了。我每天和小白约会,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旅游,出差我也带着他,我送他好多东西,把他打扮得很时尚,还给他办了一张信用卡,让他随便花。小白老家河南的,还不到二十岁,高中没毕业就来北京打工。我给他几万块钱,让他寄回去,但小白不肯收。我把复兴门附近的一套房子空了出来,钥匙交给他,这算是我们的家。”


讲到这里,我俩把房间里的四听啤酒都喝完了,打电话让服务员再送了十听上来。我早就没了睡意。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后来一直在某大公司上班,再后来开始写作,阿伟讲的那些事,对我来说,算是天方夜谭了。阿伟也没有睡意,提到小白,他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很快,服务员送来啤酒。我和阿伟碰了碰杯,说:“你这也算金屋藏娇了。”


“嗯。那段日子我很充实,我觉得北京真美啊!天是蓝的,树是绿的,风是甜的,我是幸福的。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除了生意上的事,其他朋友我一概不见,整天和小白在一起。我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就是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是跟他一起去超市买点东西,或者在马路边吃碗卤煮,我也觉得很好。我有时把司机打发回家,跟小白一起去挤公交挤地铁,在马路边地摊上买东西,去他以前住过的地方,去见他的小伙伴,请他们去吃大餐,去酒吧喝酒跳舞...... 这一切你看上去可能很平淡,但我时时刻刻都沉浸在甜蜜之中。


然而,好景不长。生活就是这样,乐极生悲。有一天,回到我们的家,我发现小白不见了。他的东西都拿走了,显然是有准备的。我差点发狂了,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整个北京城我知道的男同聚会的地方都找了,也没有小白的身影。后来我找到了小白的老大。老大就是介绍小白进入这个圈子的人,他四十多岁,在美术馆上班。认识我之前,小白就住在老大的房子里。老大告诉我说:‘不要找了,小白躲起来了,他不愿意被人养着,所以离开了。’


我求老大帮我劝劝小白,他想要怎么样都可以。真的,都可以,只要他能回来。老大说,他劝过,但小白很坚决,还托他把那张信用卡还给我。


那天,我一下从天堂到了地狱。我觉得一切都没意义!真的,是一切!”


“每个人都失恋过。”此时,我插了一句。


“可能吧!但那种感觉太难受了。这事还没过去,就在一个月多前,小芸忽然告诉我,她怀孕了!是的,是怀孕了!我觉得老天爷真有意思,就像玩我一样。



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和她这几个月都没亲热过。小芸也承认,是那个男人的孩子。我当时很生气,但很快冷静下来了。我说那把孩子打掉吧。小云不肯。我问什么意思莫不是我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还得让我养?说着说着我又火了,骂了她。她不说话,只知道哭。过了许久,小芸说,那个男人也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她想要,就算再苦也要把孩子生下来,除非她死了!小芸说得很坚决,我忽然发现,原来我根本不了解她。


接下来,我和她基本没话说。我一想到她还是我老婆,而爱的是另外一个人,还怀那个男人的孩子,我就过不去!换谁也过不去!但这时也不可能离婚,离婚对她对我来说都不是好选择,毕竟背后还有两个家族的事。更何况,一旦离婚,各自的秘密估计也要公开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们都不想承受。


生意上也出现一些麻烦,我有个高档酒楼,酒楼负责人联合几个小股东骗我,欺我年轻吧。平时我都是跟我爸商量,但我爸身体状况很不好,前些天又住院了,医生说这次更严重了,恢复的希望渺茫......


我每天和搞网络的一些朋友喝酒,我装着什么事都没有。我不想去工作,不想回家,以前的朋友也不想见。见了又能怎样,这些事能讲么?七哥,你说我可以跟谁讲?我能怎么办?”


阿伟喝了一大口啤酒,擦了擦眼睛,猛吸了几口烟,咳嗽了几声,看着我。他眼圈有点红,笑得很勉强,也很无助。


是啊,还不到三十,生活给他的压力,确实大了些。但我又能说什么?



06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午饭后,阿伟亲自开车送我去机场,车上有只白色的毛绒兔,很漂亮,我摸了摸,很软很滑。


风和日丽,北京难得的蓝天,天边几朵白云悠闲地飘着,仿佛北京城里发生的一切故事和它都没有关系。照样很堵车,半个小时的路开了一个小时。经过昨晚的彻夜长谈,我和阿伟亲近了很多。他又聊了不少他和小白的事。他说小白喜欢看美剧,喜欢玉兰花、喜欢打台球,喜欢把被子叠成三角形,说他们一起到天安门广场放风筝吃糖葫芦,说他们一起去香山植物园看卧佛看玉兰花,说有一次感冒了小白给他一勺一勺喂药......有两次阿伟说着说着有些哽咽,我俩静默了许久。我除了当好一个听众,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后我很少见到阿伟。一次听老王说阿伟出了车祸住院了,住了三个星期。又一次阿伟给我发消息,说他找到小白了,但小白不肯跟他回家。后来就很少有阿伟的消息。


最近的一次联系,大约是在三年前,我收到他的一个微信,他说:七哥,我也信佛了。我说:随喜!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