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 >

医药小说|制药联盟三生三世

2019-05-07来源:重庆

   初入联盟


2009年我拜师进入天下第一盟制药联盟,初入联盟时被随机分配到了一个小的分舵。


年轻的我不谙世事,但是我有着一颗上进的心,于是乎我不断的自行学习档案室中标注为工艺规程的秘籍,1个月后我已能将部分秘籍中的心法倒背如流,如双黄连心法、上清通脑心法等。


掌握了心法后我主动找到分舵主要求学习各种招式及实战技巧,分舵主很开心的答应了我,于是我有机会和那些实战经验丰富、技法纯属的师兄们进行切磋,当我将所学心法拿来和他们切磋时我发现,大家会的和我所学的根本不一样,我所学的心法根本不值得一提,甚至招人嘲讽。


一时之间我陷入了迷茫,为了一探究竟我找到了一位好酒的师兄,好好地利用了一下中华博大精深的酒桌文化,这位师兄酒后告诉我我所学的秘籍是为了掩人耳目而撰写的,没有多大实际价值,只有门外汉才会信,如果一直按照上面长期自行练习有可能会走火入魔,刹那间吓死宝宝了。


我很好奇为什么没有实际价值还要那么认真的保存它呢,师兄说那是为了做宣传的形象工程,如果没有这些看着高大上的心法如何能够赢取官府、主流社会的认可啊,所以没办法必须在心里把它当成是真的,虽然它是假的。


真正厉害的功夫是一种叫做“不体现”的独门秘籍,只有掌门那才有,其他门人由掌门一对一传授,没有文字记录的,不过每个人都只能学到一小部分,这也是为了避免有人偷师泄密。


知道这些消息后第二天我找到了分舵主,当我提出想学习“不体现”这个独门秘籍时,分舵主很是犹豫,说是这件事需要掌门的首肯,他需要向掌门汇报。


最后在我一再恳请下,掌门终于答应在我入联盟满三个月后由分舵主传授我关于“不体现”的基础招式和心法。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个月后我开启了我的真正学艺生涯,经过了半年的基础招式和心法学习,我终于获得了掌门的认可,于是我有幸真正的开始接触到了这门独门武功,并习得一些经典招式,这些招式威力无穷,如套批,是将敌人锁住后不停的重复批斗;摆现场,有些形似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斗转星移中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时光飞逝,转眼间我已入门快2年了,我终于成长为了同辈中的佼佼者,掌门、分舵主对我也是很是满意,按照门派要求,但凡是入门满两年者可以申请下山历练,用所学功夫去拜访各大名师或门派,我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第一世:初出茅庐

转眼间我入门两年周期已到,按照规定我如愿的获得了药士的称号,在我的出师礼仪式上,我终于拿到了作为药士身份象征的腰牌、药炉(包含操作规程),那一晚掌门告诉我按照门规我们药士的使命是悬壶济世、锄强扶弱,我们手中的药炉不单单可以炼药救人。还可以炼丹助长自身武力,但是要切忌用它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告别掌门和各位相伴两年的同门,带着师门赠与的路费我开启了我的闯荡江湖。


第一站我选择了距离师门较近的汉东省,主要是囊中羞涩,只能就近了。汉东省有中国北方较大的制药局多家,作为一个药士我可以凭借腰牌去拜门,如果拜门成功我就可以留在制药局一边学习制药技术一边继续和局内高手学习更多的高端功夫及心法。


这一日我先选择了距离客栈较近的一家叫做儿童堂的制药局,在门口递交过拜帖和腰牌后我被带进了药局内。接待我的是一位主任药师,在经过简短的寒暄后我被告知如同意可以以旁听助理的身份留下学习,管吃住每月俸银1两,如果同意的话马上就可以办理手续。


我心想不给钱我都得答应啊,眼看就要饿肚子了,于是我毫无迟疑的就答应了。于是在汉东省我开启了江湖闯荡的第一站,每天主要的工作是帮助其他药士调配药方,业余时间复习在师门时练习的各种心法,尤其是“不体现”中的各种招式。


在这里学习的过程中每天能够接触到四面八方的江湖闯荡药师,从他们的交谈中我经常会听到几个词汇,药典、药典会、飞锏等,带着好奇心我就经常与过往药师攀谈,在攀谈中我得知药典是药膳衙门中关于内功修炼和相关丹药炼制的无上秘籍,药膳衙门每隔5年会举行一次比武盛会,俗称药典会。


盛会宗旨是以药论道、以武会友,能够获得前3名的药师药膳衙门的药典会收录其武学修为,对于闯荡的药师来说这是无上的光荣,堪称在制药领域的开疆辟土,从我天朝建立以来药膳衙门共计更新过10部药典,目前的药典代号为15版,对于盛会的前5名如果想参研药典内的其他武功可以向药膳衙门提出认证申请,通过认证后药膳衙门会统一发放执业药师证书。


但是认证风险是很高的,因为药膳衙门内有5大金刚唤作仁、基、廖、法、寰,个个武艺高强,而且他们手中还有一种神兵唤作“飞锏”锏:(铁)鞭类,长而无刃,有四棱,长为四尺(宋制四尺为一米二),锏多双锏合用,属于短兵器。技法上,与刀法剑法接近。出于晋唐之间,以铜或铁制成,形似硬鞭,但锏身无节,锏端无尖。据说死在飞锏下的药师不计其数,因此大家提飞锏色变,敢于提出认证申请的人还是少数。


带着这些新奇事物给我带来的冲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我日复一日的继续着我的江湖历练,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够有幸去参加药典会,成为一代宗师。

 

   番外篇  昔日往事

我在儿童药局闯荡的这段时日里,江湖上还是出现了几起大事件。


这件事还要从我修炼“不体现”功法说起,本着向上学习早日成才的目的,在每日工作之余我坚持修炼,由于掌握不当我在修炼过程中走火入魔,将“不体现”心法修炼成了“体现”,幸好被药局中的主任药师及时发现我才避免了走入歧途。


在指导我恢复身体的过程中主任药师和我说起了前任药膳衙门总管做火入魔的事,据说前任药膳衙门总管名叫郑潇雨,为了追求仕途升迁讨好天子,他私下练习一些武学旁门以图长生不老,并将炼制出的丹药进献给了皇族服用,由于丹药服用初期效果显著从而获得了皇族的一致赞赏,很快他就因此升迁了,药膳衙门也正式更名为皇家药膳总局,从户部独立出来,郑潇雨扶摇直上九万里成为了当朝2品大员,形同封疆大吏。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急于求成进贤的这些丹药并未按照规定进行人体试药,随着这些皇族服药时间增长很多人出现了不良反应,开始的时候郑潇雨还可以狡辩为某些人体质与药性相克,调理些日子就会痊愈,但是随着不良反应的持续增加,面对着越来越多的质疑和猜测,郑潇雨陷入了被动。


他知道如果不能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他可能会丢失掉现在积攒起来的所有一切,权利、金钱不断充斥着人的欲望,于是他做了一个更疯狂的决定,修炼禁书《太平要术》同时用玉衡汇集灵气炼制丹药,丹药炼制成于7月2日被内部命名为72药,为防不测他秘密绑架街上乞丐30人进行试药,结果30人中有20人暴毙,其余10人身体出现不同程度变异,参与事件的下属为求自保举报了郑潇雨。


一时间整个皇族人人自危,郑潇雨变成了过街老鼠被收监入狱,三司汇同吏部主审此案,首府大臣海瑞为主审官。由于案情复杂,牵扯到很多皇族成员和地方官员,案情不易拖延太久,最后郑潇雨及其同党几人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死刑并株连九族(株连九族是古代刑罚族诛的一种,包括父族四、母族三、妻族二。(这里的族人指直系亲属和配偶),皇家药膳总局又被更名为了药膳衙门重新归属户部管理。


1. 父族四:指自己一族。出嫁的姑母及其儿子一家、出嫁的姐妹及外甥一家、出嫁的女儿及外孙一家。


2. 母族三:是指外祖父一家、外祖母的娘家、姨母及其儿子一家。


3. 妻族二:是指岳父的一家、岳母的娘家。


 主任药师讲述完这件昔日往事后长舒一口气,感叹道人要走正路,切记急功近利,否则就是害人害己更会遗臭万年。

 

   江湖套路

凭借在儿童堂旁听期间的优异表现,一年后我被破格提拔为了药师。随之而来的每月的俸银也马上由1两变成了3两,看着那些助理药师们眼红的表情,心里满满的都是自豪感。


每个月的12号到了领俸的日子,早早的我就来到了账房排队,没办法啊每月1两真不够花,早就月光了。排队的时候我发现在我前边不远一位等候领俸的男士比较特别,穿着打扮都很特殊,最主要的是我们都是站着排队他是坐着,手里还拎着个鸟笼子,还一边哼着曲,等到他领完俸银从我身边经过时,我突然发现他领的那个钱袋比主任药师的还要大一号,我心里那个惊讶和羡慕啊,后来听大家说他叫洪三。


1天后我的任命正式下达了,主要负责资料统计工作,只不过区别于其他药师的是我的任职文牒上是“药师(副),当时也没太在意,毕竟身在他乡举目无亲的能有一个安稳的落脚地就知足了。


任职文牒下发后我按要求做了工作交接后就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药局的内层正殿,我被安排到了正殿二层左手边的“亥”字房,房间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个药师,说来也巧,就是那位养鸟的大哥洪三,从我进屋的时候这个大哥就一直在逗鸟,我在他对面坐了半刻钟他都没正眼瞧我一次,心里尴尬和郁闷的一塌糊涂。


正准备主动寒暄下时,门外进来了我的新上司,我立马起身鞠躬,这时候我发现这个洪三也一脸堆笑的鞠躬,一改刚才的傲慢,新上司简单寒暄了几句后让洪三多带带我,并让我多向前辈虚心学习就离开了,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我是药师副。


上司离开后,洪三和我说了第一句话,这第一句也就让我头皮开炸。洪三用了一个“哎那谁,这个月十五前,你需要把这三年的购药患者明细和服药后恶反应统计出来“,我当时就石化了,今天我记得是十三。


我刚想说点什么,洪三一句这工作是大领导安排的,不是我安排你干的啊,有意见你可以直接去3楼天字房反应,说完洪三自己溜溜达达的就走了,留下了我一个人在那里承受着一万个神兽在心中翻腾的恨意。


恨归恨,这个工作我还必须进行,没办法我需要这份差事来养活自己,接下来的这几十个时辰里我争分夺秒,没白没黑的写着,在十五这天还只是统计完了近两年的数据,早晨大领导的助理和洪三一起来取数据时看到我桌子上的记录和我颓废的样子后,洪三很不屑的说,年轻人想往上爬也不用这么拼命吧,让你统计去年的数据你差点把近三年的都统计出来了,说完拿着我的劳动成果俩人就离开了,留下了一个完全眩晕的我看着时空的三百六十度。这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是这么渺小,这么的彷徨和迷茫。


晚上虽然我很拮据,但是我还是破例的主动请室友一起出去喝酒了,我想喝醉,我想到梦中去需找答案,究竟我哪里错了,还是压根我就没对过。


酒桌上室友小六和我说,哥听说你们洪三今天开会因为数据完整性提供,超过了领导预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你跟着洪三混一定能有个远大前程,看着小六那一脸羡慕和痴迷的表情,我微笑着点了点。


这一夜无眠,我发现我长大了,也终于明白当年师门嘱咐江湖险恶的苦心。或许洪三曾经也和我一样,但这个江湖改变了他,看着满天的星星一闪闪的像是在嘲笑我,既然没能力改变江湖那就应该努力去融入江湖,在师门学习的那招“摆现场”看来不应只注重招式动作,更应注重心法套路。

 

   表哥洪矛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调节后我慢慢的将洪三的事件释怀了,毕竟生活还需要继续,我又没勇气离开这个地方,所以看开点对自己有好处,多干点活就当多积累经验了,吃亏是福吗。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继续着,突然在大约一个月前发生了一连串的奇怪事件,首先是我发现最近洪三低调了很多,开始我还以为是他学上司玩深沉呢;紧接着上司开始主动安排他工作而且他也不再推诿,而是认真去做了,当然做成什么样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当时我就在想这不是又给我玩什么套路吧,以前活都是我干,怎么突然间这少爷转性了,我这心里还是真没底,弄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回到寝室后我把我的疑惑和小六说了,没想到这哥们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干活志,在我一再的盘问下小六无奈以一顿烧烤为交换代价告诉了我实情。


原来洪三之所以这么逍遥自在,无人敢惹主要是他有一个表哥叫做洪矛,他表哥是御用制酒司的司长,是在药膳要门内位高权重的人物,御用制酒司主要负责皇家、五品以上大臣及各种官方场合的酒类供应,是个很肥的部门,各种官方延庆都需要他们参与人脉宽广。


正题还要从洪三的表哥说起,这哥们也是一个人才,这个年代大家都注重养生,他自制了一种可以延缓衰老,美容养颜、温肾助阳、强筋健骨的药酒,人称洪矛药酒,据说效果很神奇收到了上层社会的广泛认可,所以他虽然只是一个司长,但是却比药膳要门总管要牛掰的多,总管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因前任药膳衙门总管郑潇雨事件影响,现任总管很低调),在洪矛的大力宣传和倡导下,你不喝点洪矛药酒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主流社会人,不知道洪矛药酒就像不知道四大发明一样可笑。


大约在三个月前,倭国派遣使者来我天朝朝拜,天子欢心赏赐了很多礼品,因倭国居海外湿气重且人多矮小,天子特送使者洪矛药酒300坛已助其强筋健骨,因药酒中一味主药虎骨非常名贵且产量稀少,但是为了凑齐300坛药酒洪矛在制造工艺上做了手脚,在药酒中加入了一种西域药草,药酒制成后试药人员服用后未发现异常且各项状态好于正常药酒很多,于是这300坛药酒被封存备用。


由于这300坛药酒的功效相比之前具有明显增进,看守的人动起了歪主意,将部分正常药酒和新制备的药酒偷偷做了兑换,不久这批新药酒功效显著地小道消息不径传开,偷服的人越来越多且服用量越大效果越加,没多久这300坛药酒就所剩无几了,当没有了这批新药酒后那些服用的人发现原来的药酒根本无法替代新药酒的作用,且停饮新药酒后大家都出现了身体无力、面色萎黄、烦躁一弄等症状,还有部分人出现了严重的依赖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完全超出了洪矛的预料,


此时后来被御史凉县察觉,他上书天庭状告洪矛制毒药荼毒天朝上层图谋不顾。洪矛知晓这件事后为求自保买通凉县家中仆人企图杀人灭口,不料实情败露后又已重金封口凉县及其仆人,洪矛本以为此事可以掩人耳目,熟知药膳总管突然带人查封了洪矛的家并将御用制酒司内所有人、凉县府上相关人员全部扣押大理寺,最终三司会审洪矛以危害国家安全判处车裂,没收所有财产,家人贬为奴隶流放边疆,洪三因与洪矛非近亲超三族未受牵连,这也就是为什么洪三突然改变的原因。


小六讲完后我思考了很久,后来我问他这事至于车裂吗,我怎么感觉没那么严重呢,小六听后略带嘲讽的笑了笑说道,什么叫严重,领导说你严重你就严重,谁让他之前把谁都不放在眼里,见到总管都横着走了的,真以为自己是药膳衙门总管了。


小六的话点醒了我,也刺痛了我,这让我想起了一首词:沉默是金,无以慰心;愤怒虽反,发泄之音;我心高亢,渡劫呼亲。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我是该同情洪三还是该趁机踩死洪三,或许这个问题只有天知道。

峰回路转

没有了表哥的日子里洪三殷勤的工作着,以至于我都忘记了曾经的他是什么样子了,本以为一切太平都回归于平静了,可是还是出了点稀奇的事。


事情还要从药膳衙门总管说起,在平定了表哥事件后据说负责抄家的人贪污了表哥的巨额家财,负责抄家的是药膳总管的亲信,后来部分人由于分赃不均祸起萧墙,紧接着传言四起说表哥事件其实是某些人做的一个局,具体是否属实无从考证但是表哥洪矛却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因问题未全部交代清楚延缓执行车裂),从车裂改成了无期徒刑,虽然没有逃脱牢狱之祸但总归免于身首异处了。也许用不了多久洪矛就可以变成10年有期徒刑之类的了,因为只要你有价值就会有人原因保住你。


药膳总管因驭下不严(说是他不知道手下人贪污的事,这种事鬼才相信)被罚禁足半年不得出府,一切公务暂且移交副总管。


然而禁足日子才过去了1个月药膳衙门就给突然改组并入大理寺,药膳总管出任大理寺第一副司,虽然级别依然是正二品,但是权利就明显受到了限制。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原药膳总管禁足的这几个月内表哥的罪过越来越小,大有可以重见天日的意思。


转眼间禁足的时限已过,可是被降职的这位总管却身染疾病真的无法出行了,于是朝廷准许他继续休养半年;又过了半年后表哥呢因表现良好被贬为庶民放了出来,总管因身体始终无法痊愈辞官在家静养了。于是两位曾经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就这样变成了和我们一样的平头老百姓,这个世界其实也是很奇妙的。


但是在小六的眼里却不是这样的,为了一探究竟我又耗费了一顿烧烤。


小六的故事版本是这样的,表哥被抓后先将自己有巨额财产的事情告诉了大理寺司,承诺如果自己可以免于一死愿意讲家财全部奉上并愿意助其吞并药膳衙门总掌大权,很顺利的统一战线就达成了。


同时表哥又重金贿赂药膳总管几个手下,在一切妥当后他又安排亲信匿名举报总管抄家时贪污;在大理寺司的助力下表哥洪矛事件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派系争斗事件,总管在一年的时间内未能找到有效手段挽回局势最终选择辞官赋闲在家,而表哥也很快从大牢中走了出来。


听完这些我对小六说,其实他们最后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普通百姓的生活也不错,每日那么多算计和尔虞我诈多累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六就打断了我,对着我很不屑的说,说你傻你还真天真,知道什么叫说江湖套路深,什么事都别认真嘛?我茫然的摇摇头,小六看着我说你真以为他俩会这么心甘情愿的一直过着这种赋闲在家的日子啊,知道什么叫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嘛。他们这种人即使在落魄一朝得到机会都会立马翻身,他们是不会甘于平庸的,要不然总管也不会坚持一年才辞官、辞官之后还不离开京城,洪矛刚从大牢出来不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也是为图东山再起,他们的世界我们是不会懂的。


说到这我好奇的问了一句,那小六哥您怎么好像懂他们的世界啊,难道你也是这样的人?皎洁的月光映在了小六的脸上,这一瞬间平日的玩世不恭、懒散在他脸上荡然无存,那深邃的眼神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可小一秒他噗嗤的一笑又恢复了平时的面孔,很得意的对我说怎么样刚才我的样子霸气不,我连连点头认同。


躺在床上我一直睡不着,一直在回忆着小六那深邃的眼神,我不停的在问自己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小六,我认识的小六是真实的还是那一秒的他才是真实的呢,看着小六在那里鼾声大作,我对这个人的兴趣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不知道哪一天我们才能发现真实的彼此,这或许会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醉酒当歌,人生几何

随着表哥的事件趋于平静后日子一如既往的安详,不知不觉中在儿童堂我已经驻扎了两年多了,很多次我都想去看看外边的世界,碍于之前钱兜很空只能空想,现在有些积蓄的我开始真正的向往了。


可能是真的一心不可二用吧,因为总想着外边的世界难免做事不够专心,一不小心将领导安排要求完成的任务给落下了,挨顿批评是正常的,但是领导用洪三和我作对比却深深的刺激了我,我心想我不就是一次失误吗,洪三之前什么样就最近这段日子勤奋了你就用这个来寒碜我,哎心寒真心的心寒。


带着郁闷的心情我的心更加的难以平复了,不甘、失落、愤怒涌上心头,晚上我约了小六吐吐苦水。三瓶江小白下肚,五味真火头上怒,我开始在酒桌上滔滔不绝的吐槽着领导对我的不公、我之前的种种努力、事态如此的炎凉、我心中的不甘、对外边世界的向往等等。


小六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他就那么一直安静的听着我说完了所有想说的话。然后他又干了一瓶对我说江小白后抹抹嘴对我说,给你讲个故事。


从前山上庙里有个老和尚,有一天老和尚做了四道题   2+2=4;4+4=8;8+8=16;9+9=19    徒弟们看后纷纷说道:“师傅你算错了一道。”老和尚转过身来,慢慢地说道:“是的,大家看得很清楚,这道题是算错了。 可是前面我算对了三道题,为什么没有人夸奖我,而只是看到我算错的一道呢!”


其实做人也是这样,你对他十次好,也许他忘记了,一次不顺心,也许会抹杀所有。 这就是100-1=0人性的道理,这是人性是普遍存在的,如果有一天你站在他的位置上你可能也会如此,因此不要埋怨任何人对你的种种不公或生活中的各种不顺利。


因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西方有个生物学家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这个道理,你的各种埋怨和不甘不会让你变得更强大,相反只会让别人看到你的短处,很可能被人加以利用,所以不要和别人随意袒露心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如果真的对外边的世界有着难以割舍的向往,那不妨就趁着年轻出去走走,有想法就要付诸行动,莫要空悲切白了少年头啊,心动不如行动,切勿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听完小六的话后我的内心有敬佩、有愧疚、有悔恨五味杂陈,看看小六的心胸再想想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了,上次因为洪矛和总管的故事喝酒后自己就一直把小六当做假想敌,处处较劲和攀比,暗中监视等等,此刻我的内心愧疚的崩塌,但是又没有勇气说出来,只能默默的点头陪着小六再走一圈江小白。


月光明亮,不知不觉中我和小六已经畅谈了有5个时辰,周围的食客都换了两茬了,最后我们用一首朋友之歌结束了这场酒局,夜晚的风格外的清凉,我们喝的仿佛不是江小白而是农夫山泉,望着满天的星辰我在想,或许我真的应该去看看外边的世界了。

 

小六的科举往事

转眼间我来到儿童堂的日子已有两年有余,这两年多时间在儿童堂我除了学到很多制药炼丹的专业技能,更是学到了很多生存技能,也领略了江湖的奥妙。汉东省虽美,但是终究不是归属之地,想好了这些后我便着手准备离开的各项工作。


经过仔细的思考后我决定前往京师,一来可以看尽世间繁华万千、二来正好可以刚上下一次药典会(药典是药膳衙门中关于内功修炼和相关丹药炼制的无上秘籍,药膳衙门每隔5年会举行一次比武盛会,俗称药典会)。


在京师虽然站住脚会很难,但是可以有机会更近距离的观摩药膳衙门5大金刚仁、基、廖、法、寰的武艺或许还会有幸见识他们的神兵“飞锏”。一切准备妥当后,我向主管药师和上级领导正式提出了辞呈,经过简短的寒暄后我的辞呈被接受了,于是我自由了,我可以放飞自己了。


离开前小六破例请我吃了顿离别饭,或许是即将分别的缘故吧,这一次我们聊了很多,从小孩聊到老人、从男人聊到女人、从生聊到死,总之聊了很多很多。


时值每三年一次的乡试刚结束,店内很多莘莘学子在经历过考试后在高谈阔论吟诗作对,看着他们满腹经路意气风发的样子我发自内心的羡慕。与其相比我们这种药师地位就卑微了很多。


小六看到了我的眼神后不屑的说道酸秀才有什么可羡慕的啊,我看看了他说道你想酸也算不出来啊,顶多就能一身药味呵呵呵呵呵呵。我笑后小六很真人的对我说其实他曾经也是一个秀才,我笑的更厉害了,这时候他无奈的摇摇了头说分别前给你讲一个很有趣的笑话,我努力控制住情绪说道,还有比你曾经也是秀才更好笑的吗?小六听后说道,我说我的听与不听你随便。


十年前在汉东省的晋州市有一个神童,出生在官宦世家祖辈出过多为3品以上朝臣,10岁时他便中了童生试第一名成为了秀才;13岁时参加乡试又中了第一名解元(举人)。


他小小年纪就赢得了无数赞誉,在当地非常有名气,在大家的赞誉声中慢慢长大的他变得自负起来,目空一切。16岁那年参加会试本以为可以中第一名会元,然后确意外落榜了,这次失败的打击和周围人的非议让这个孩子变得内心扭曲。


2年后第二次参加会试时为了能够中得第一名会元(乡试第一名叫解元,会试第一名叫会元,加上殿试一甲第一名的状元,合称三元。连中三元,是科举场中的佳话),他做了一件大事,在考试期间借故去茅厕离开自己的考场,在茅房换上官员服(祖父的2品朝服,买通送买人员夹带进入)然后大摇大摆走进了隔壁考场,把手背在后面慢慢踱步。光明正大地、不紧不慢地观摩其他生员的试卷。


因为监考官是从四品,官阶比二品低很多又不认识这位神童,但看架势以为是巡考的上级,还频频点头微笑致意。这个神童看完部门生员答案离开前,还入戏太深地向监考官强调,要注意考试纪律,弄得监考官很是紧张。


最后他又偷偷溜回自己的考房继续博采众家之长继续答题,考试完毕后他的试卷被作为优等卷准备送往礼部审阅,听到这个消息后神童甚是高兴家里人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于是大摆筵席庆祝,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众人的吹捧下,神童翩翩然了,嘴一秃噜就把自己考场作弊的事和大家炫耀了起来,虽然来的人没有外人,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几天这件事就东窗事发,最后他不但被剥夺了举人身份还连累祖父被罢官,让家里丢尽了脸,最后家里把他扫地出门,不到五年间这个神童经历了世间的大戏和大悲,看尽了人间喜怒哀乐世事无常。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转眼间变成了一个万人笑话的小丑,他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家乡,在逃亡的路上他饥寒交迫且病的很重很重,以至于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要这样的结束了,在他最无助最极寒落魄的时候一个云游的道士救了他医治好了他的疾病救了他的命,后来他决定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拜道士为师学习医药之术悬壶济世,因道士救下他是在闰六月初六,所以给他起名为小六。


听完小六的故事我瞬间震撼到了,一直问他是不是真的,小六则笑着对我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你相信就是真,你不喜欢就可以使假,这世间的事情远非真假这么简单,何必太在意呢,都说了是给你讲个笑话吗?说完后小六将碗中的江小白一饮而尽,随后吟唱了一首诗:


淡似轻纱薄如雾,似是而非心难渡;

汲汲流水不复路,汇涌成河百川入;

夜来孤星照天路,独坐屋顶孤星住;

时而远望夜空雾,空寂难待天来护;

一时之心陷残酷,可否苦想因果故;

事事如非陷来路,菩提树下因果数。

 

未完待续……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kehuan/1292.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