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 >

[唯有回忆] 泸定的鱼

2019-04-09来源:it科技网

    从小的玩伴儿,好朋友,泸定人陈茜的新作。带我追忆那似水年华。

    

    在康藏高原东南部,四川省西部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当你穿过二郎山隧道以后,一片纯蓝色的天空,一股活力十足的麦穗色的阳光跃然于你的脸上,瞬间一扫你这个城市人的所有疲惫和阴霾,这时你就到了我的家乡泸定了。

 

    “妹妹娃(儿),快来看爸爸给你钓勒(的)鱼!” 我的父亲把几根自制的鱼竿往楼梯过道的墙上一靠,手里提着一条如他手臂一般大小的灰白细甲鱼,我爸管它叫大白鱼。妈妈和哥哥立即把圆型的大澡盆里放满了水,大白鱼放进去几秒以后,就又活了过来。

    

    这种鱼必须用我爸自制的大鱼竿,这鱼竿有着竹子自然发黄的颜色,经过父亲烤制以后就会百折不挠了,鱼竿前端有着漂亮的弧形,上面用工人白手套上拆下的线把一个2-3毫米粗细的铁丝绕的圈固定在上面,而粉丝一般粗细的鱼线就从这里穿过去,一头连着鱼钩,一头连着鱼线筒子,鱼竿和鱼线都是韧性十足,久经考验的,鱼竿已经有一部分呈现出被手打磨的油光澄亮的感觉。

当时的物质不算丰富,而父亲钓回来的鱼就是改善伙食的好材料。从我记得事情开始,感觉机械厂里的叔叔们都去钓鱼,如果钓到大鱼,大家都会一拥而上去看,钓鱼的人自然也是得意洋洋,所以有了大作,那时必须保留的。这些都是战绩,就像电影里常出现的情况一样,好的猎手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超技术就要把动物的一部分保留下来作为纪念。我们虽然只是钓河鱼,可是也不简单呐。所以,我家的大柴火锅上方墙面上就贴着至少10来条大鱼的鱼尾巴,当然,除开尾巴的部分基本都进了我们的肚子里了。

 

    大渡河鱼不需要过多的加工,只需要加入一点盐,撒几颗葱便是美味中的美味了,添加的佐料过多反而破坏它与身俱来的清甜鲜美。 每次吃鱼,父亲开肠破肚,而我可以做的就是帮着给烧柴火的灶添添柴火或者关关火门之类的。大渡河的鱼经过在清澈水流中和波涛做锻炼,大渡河的鱼鱼鳞很细,几乎可以不用做过多的处理就可以下锅了,鱼皮嫩滑可口,夹到嘴里轻轻一吸,哧溜一下,鱼皮就滑到肚子里了。而鱼自身的鲜美更是无与伦比,以至于我的嘴被惯得如此挑剔,总觉得大城市里买的草鱼鲇鱼任何鱼都一股发霉的臭水味道,只能添加很重的调料来掩盖一下。不过河鱼的刺是很细的,歪果仁们如果见到我当时吃鱼的样子,估计他会觉得大开眼界,怎么中国小孩这么厉害,这么细如发丝的鱼骨头也不会卡住喉咙。如果你很会吃,这种鱼的头部可以保留出一把剑型的鱼头骨来,而也许这就是它厄运的开始,这个鱼骨在雅安,成都等地被吹神了,导致鱼的身价倍增,90年代就卖到了800多一斤。所以一些无知无畏无良的人就开始使用各种不公平的手段获取这种鱼,网鱼,下懒绳都满足不了人们的贪婪,就是电鱼,炸鱼,直接的摧毁了几代鱼。可惜,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富裕起来,真是可笑的无知,同时让我顺便见识了部分人类的贪婪,那时听到有人炸鱼电鱼,心里总是万分憎恨。

 

    在还能钓鱼的那个时代,是人类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可再生时代,大部分的人只是为了自身改善一下伙食偶尔去钓鱼,那时候钓鱼是一种人和鱼的公平较量,而我有幸能多少亲身经历这个父亲和鱼的较量过程,领略几分海明威的老人和鱼的精神。


    父亲天不见亮就做好了给鱼吃的黄澄澄馍馍,闻起来很香,我都恨不得尝几口。然后扛着鱼竿,带着草帽,挎着军绿色的背包出发了,包里是鱼钩,鱼饵,磨刀石等零零碎碎的东西。我家在安乐坝,离我家最近的钓鱼和家人娱乐两不误的地方非“大石包”莫属了,这里是一个近1-2公里长的银色沙滩,沙滩上有一个大石头,我隐约记得我们要10来个小朋友才能环抱它一圈,而此地也由此石得名。记得那时我问父母我怎么来的,他们总说在大石包钓鱼捡到我的,我一度信以为真,哭着嚷着要去找亲爹亲妈。这里除开长长的沙滩,更有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在这里父亲教会了我选石头作为坨,如何利用它把鱼钩带入到大河的适当位置,父亲会选形状适合的做坨,而我这样的小女孩却总是喜欢那纯白色的石头以至于总是耽误不少选坨的时间,但是我觉得很值,至今都觉得它们比任何商场里的加工的玉石要自然要纯净很多,大自然始终是最有创造力的,什么人工雕琢有时候仿佛都是多余的。

 

    在做好准备后,感觉父亲会用一种很大很大的力气,把这绑着坨的挂着鱼饵的鱼钩连带鱼线一并努扔到离我们所在位置很远很远的水里,就像在河中央一样,我的力气最多让石头在我面前几米远激起几个毫无意思小水圈圈而已。随着长长的弧线在划过河面上方,坨在某个位置停住了,父亲掂量了一会儿,找到一个地方顺势插进鱼竿,一般鱼竿会被前面的大石头刚好支撑住,再接着我们会搬来几个大石头把鱼竿和鱼线筒子压住固定起来,然后就可以带着金黄色的草帽等鱼儿上钩了。河风拂面,神清气爽,我开始为钓到鱼造临时的鱼池了,我拿着小铲子找到一个离河边几米远的地方开始挖坑,我的坑还没有准备好呢,突然,鱼竿的竿头急促地闪动了起来,父亲从沙滩上蹦了起来,迅速拿起了鱼线筒和鱼竿,死死拉住鱼竿和鱼线筒,鱼儿在做生死之搏,在水里即使和父亲胳膊一样粗细的鱼,借着自己在水的优势,力气如牛一样大,因为它拼命要挣脱自己贪吃挂住嘴的鱼钩,我感觉父亲快拉不住了,他只好跟着鱼儿跑了起来,从沙滩这头跑到另一头,再过去那头都是小石子儿了,父亲有些吃不消了,但他还是憋着劲儿拽住鱼线,然后他改变了策略,开始不断的放线收线,收线防线,这个过程至少持续了十几分钟,鱼儿逐渐累了,这时父亲一鼓作气收了线,拉上一条1斤多的白鱼来。他提着鱼向我们走来,我就使劲儿地欢呼,尽情的雀跃,河边就是我的笑声河我父亲缓缓提着鱼走过来的开心的空气,然后我小心翼翼地把鱼放到我们挖好的水坑里保管了起来。

 

    逐渐地,我喜欢上了钓鱼,父亲为此也给我做了两根小鱼杆,我地力气也就够去钓几条麻鱼儿。哥哥心疼我,经常经不住我磨,带着我去钓钓小鱼儿。他带着我去家里楼下的臭水沟边,用小锄头凿了凿,三下不到,就可以在乌黑的泥土里看到很多肥嘟嘟的蚯蚓,我们把他们连土一起挖来装在废弃的午餐肉罐头盒子里。他还得帮我扛着鱼竿和草席,提着大茶壶,我只管提着自己的小茶壶和一点父亲做的凉面跟着他就行了。小鱼不难钓,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在我家背后的河边就可以收获很多。我常常是插着鱼竿开始想自己的故事,比如这家贪吃的鱼在议论是否要吃我给的鱼饵,最终一个贪吃的鱼弟弟忍不住了就来了。别说,这样的故事还是灵验的,不久鱼竿就会闪动,我急急的提起来,一般都有鱼的。


    有一次,我和哥哥鱼饵没有了,就在河边做在一个石头上休息,我的鱼杆垂在水里,哥哥说,妹妹娃儿,该回家了,走吧。我提起了鱼杆,呀!居然挂着一条鱼的肚子,我说哥你看我也快成了姜太公了呢!又添了一条~!而这样地小鱼常常是被炸了给我们吃的。

 

    其实,比起钓鱼本身,我更喜欢一大家人出发去大石包晒太阳看父亲钓鱼的日子。泸定的太阳光很有活力,灼热但是并不会灼伤你,而且我总是能找到一个石头地石阴,或者一颗野生核桃树地树荫。即使是艳阳高照地7月8月,在阴凉的地方照样可以舒服地懒洋洋的躺着看书,吃东西。然后河风一阵阵徐徐拂过面庞,穿过身体,在听着大渡河远远的咆哮声,经常觉得这样的日子是为我一个人能静静在流淌。这时,抓一把河沙看它在风中从手中滑落,亦或是捡到几个花纹独特的石头都是一种说不出的开心。而这样的开心总是恰到好处的,不至于让你欣喜若狂,也不是那么不值一提。当我玩到有些累了,有些渴了,总能听到母亲大声呼唤着:妹妹娃儿,来吃点凉粉,喝点水。接着一家人在草席玩玩扑克,这个时候母亲,父亲,哥哥和我的笑声,和泸定特有的山风声,大渡河的水流声逐渐混杂在了一起,让我全身心都享受着这恰到好处的开心和温馨,这些感觉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的心里。

 

 

    但是,与其说是物是人非,而今的泸定人非物也非了,大石包早就不存在了,河滩的河沙被挖的所剩无几,那么多沙都被顷刻之间挖空了,一家人去钓鱼就更不可能了,大渡河上游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把整个泸定都淹没得我不太认识了。我感觉世界上再也没有所谓人和动物的公平较量了,人类赢了,在各个方面都赢了,但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比那时更令人感到恰到好处了的时光了--一个一家人出行钓鱼的时光。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kehuan/401.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