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 >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2019-04-13来源:商界在线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汉代步兵 章丘陶俑

「白登之围」是亚洲史上一个划时代事件,标志着中原-游牧对抗的千年战争史诗正式拉开帷幕。因为此时的匈奴已经是第一个「草原帝国」,中原也恰逢秦汉帝国刚刚稳定,双方可谓棋逢对手,可惜刘邦代表的中原文明却遇到了重大挫折。其中原因究竟何在呢?

一,欧亚草原涌动新一轮军事技术爆发

根据前苏联考古学家吉列谢夫的《南西伯利亚古代史》一书研究,公元前4世纪-3世纪是欧亚大陆发生剧烈变化的时期。这个时期的亚洲也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骑兵,其次是铁制武器的应用。吉列谢夫通过南西伯利亚(贝加尔湖区一带)的作坊遗址发现,认为此时的东方草原已经有「铠马」,即重装备骑兵。于是,从中亚到东北亚的广大地区里,出现了一轮残酷的游牧民族争霸战争。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铠马

匈奴人显然已经掌握从黑海北岸草原播迁过来的新一轮军事技术。在刘邦与项羽对峙期间,匈奴王子冒顿忽然打败东西各部(东胡和月氏),建立了亚洲史上第一个「草原帝国」。此时的匈奴帝国实力惊人,《史记-匈奴列传》记载「控弦三十万人」、「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疆域从中亚到东北亚,北到贝加尔湖区。

根据吉列谢夫的发现,此时的匈奴人已经有了稳定的手工业,弓箭制作、铁器冶炼制造都已有独立分工。这就与早期的戎狄大为不同了。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匈奴骑兵

二,白登之围是骑兵大纵深作战的始作俑者

因技术革新的推动,军事战略和大战术也有了完全不同的面貌。”白登之围“就是后世千年的游牧兵团作战方式的始作俑者,即大纵深、大迂回、大切割、大包抄。从整个战略布局来看,冒顿单于精心策划,有意在恰当时机,选择有利现场,给中原这个新兴帝国一次重创。

结合地缘特征,朔方地区就是首选之地。匈奴首先挫败异姓王韩王信,在韩王信投降后,即深入河东攻击晋阳。此时汉朝看清了匈奴的决战动机。刘邦大怒之下兴兵40万,在短期内即收复黄河以南郡县。但这却是匈奴战略布局中的一环。因为冒顿的整个战略就是诱敌深入,不惜从晋阳一线连续溃败,引诱汉军进入边塞地区。战前,刘敬曾指出匈奴的险恶战略,但刘邦不为所动。冒顿单于的特点是心机深刻、权变无常。为了引发这一战,他甚至做足了掩饰功夫。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白登之围示意图 (来自网络)

《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汉七年,韩王信反,高帝自往击之。至晋阳,闻信与匈奴欲共击汉,上大怒,使人使匈奴。匈奴匿其壮士肥牛马,但见老弱及羸畜。使者十辈来,絋言匈奴可击。上使刘敬复往使匈奴,还报曰:“两国相击,此宜夸矜见所长。今臣往,徒见羸瘠老弱,此必欲见短,伏奇兵以争利。愚以为匈奴不可击也。

想要让刘邦这种人上当是不容易的。因此匈奴战略的重点是「有序溃败」、拉开纵深,在溃败中集结,而后突然包抄。这个战略类似二战中曼施坦因指挥的「罗斯托夫战役」,对统帅的控制能力要求极高:军队必须一边溃败,一边集结,不能让对手察觉,还要能在统帅一声令下时迅速集结到决战地点。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匈奴骑兵

刘邦被连番胜利冲昏头脑,与大约8万车骑部队孤军深入到平城的白登山,与汉军32万步兵拉开了距离(这个纵深已达步兵行进10天的路程)。此时,匈奴一路诈败的骑兵四十万忽然出现在白登山,将刘邦团团围住。这场战役充分显示了游牧兵团作战的新战术,威力惊人,在人类军事史上影响极大。

《史记-匈奴列传》:高帝自将兵往击之。会冬大寒雨雪,卒之堕指者十二三,於是冒顿详败走,诱汉兵。汉兵逐击冒顿,冒顿匿其精兵,见其羸弱,於是汉悉兵,多步兵,三十二万,北逐之。高帝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汉代壁画

三,解围的真正原因

后世各种说法夸大了陈平奇计的作用,也夸大了单于阏氏的作用,须知,冒顿与东胡决战前,曾把自己的一位阏氏白送给东胡王。解围的原因还是纯军事的,一方面是韩王信部将的军队迟迟未来,害怕他们突然反水,冒顿也缺乏步兵和攻城装备,久战无益;另一方面是战略目的已经基本达到,这个新兴的中原帝国已经领略了游牧兵团作战的威力,应该感受到了恐惧。

刘邦为何不敌匈奴单于?前苏联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历史真相

汉代砖画像

陈平、刘敬等自然也看透了形势,于是贿赂阏氏,冒顿单于做个顺水人情,撤掉包围圈的一角,刘邦得以逃脱,与32万步兵汇合。战后,刘敬又献上「和亲政策」,汉匈双方即进入均势平衡格局。

《史记-匈奴列传》:高帝乃使使间厚遗阏氏,阏氏乃谓冒顿曰:“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冒顿与韩王信之将王黄、赵利期,而黄、利兵又不来,疑其与汉有谋,亦取阏氏之言,乃解围之一角。於是高帝令士皆持满傅矢外乡,从解角直出,竟与大军合,而冒顿遂引兵而去。汉亦引兵而罢,使刘敬结和亲之约。

这场战役的历史意义被后世远远低估了,它是欧亚大陆军事变革浪潮在东方的直接反应。在冒顿手上,骑兵兵团的大纵深作战开始形成,对后世两千年都有重要影响。(完)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jmsldb.com/shouji/499.html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汉朝 刘邦 西伯利亚 冒顿 中国历史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

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