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美食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造孽,这么好的电影因为片名没人看

2019-07-15来源:科技快报网

点击上方“电影l收藏夹”→点击右上角“...”选“设为星标

微信更新了,不想走丢的记得标星哦,看剧看电影更方便~

苹果是标星,安卓是顶置



上世纪90年代应该是国产电影的一个巅峰,许多佳作、经典角色在此间诞生,并深深烙印在无数人的脑海中。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好电影成了“遗珠”,被观众错过。


比如,刘烨的这部出道之作——


那山那人那狗

Postmen In The Mountains


论口碑,该片先后在国内外的金鸡电影节、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印度国际电影节、日本国家电影奖上斩获大奖。


有评委评价:(它)代表了中国电影的一个高度。




可一论起票房,它就太惨了。


当年上映时几乎无人问津,各大电影发行公司也都对它不感兴趣,电影拷贝一部都没有卖出去(也有说卖出去了一部),被说成是“国内发行几乎等于零的电影”。


本以为就此惨淡收场了,未成想,在日本它却大受欢迎。



2001年4月至9月,该片在日本观众多达24.4万多人,到10月,票房即超3.5亿日元,直接取代张艺谋《我的父亲母亲》,成为日本境内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


弄得导演霍建起至今提到这件事还激动不已:


日本人真是靠这部片子赚了不少钱,但是他们赚多少钱我也不眼红,我的片子能够进到影院里,而且一放就是半年一年,对一个中国导演来说,这就足够了。



这片说的是一对父子。


父亲在大山里当了一辈子的乡村邮递员,即将退休,高考落榜的儿子不得已接下了父亲的工作。



听起来,邮递员的工作可能很简单,送送信而已。


但真要干起来,不容易。


小到这邮包里的信件、报纸怎么装,怎么处理寄件,大到送件的路线怎么走,时间怎么分配,都有讲究。



尤其是在这大山里,还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一个不慎,可能就把命给送了。



说白了,这是个苦差事。


可要是你不干,这大山深处里眼巴巴地等着外面消息、亲人来信的人,就没了盼头。



送信第一天,父亲亲自帮儿子装好邮包,叮嘱了又叮嘱,心里却还是一百个不放心。


儿子倒是一脸的不在意,“一回生二回熟嘛”。




临出发时,父亲又嘱咐起一直随行的狗“老二”,托它好好给儿子带路,可不管父亲怎么赶,“老二”就是不走。


没办法,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儿子一个人的父亲,只得亲自领着“老二”陪儿子走一趟这送信路。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可这条看似普通的送信路却承载了太多太多。


由于父亲是邮递员的关系,经常个把月才回家一次,交流谈不上,儿子连爸都叫不上几次。


父子俩之间,总是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疏离感。



最初赶路时,父子俩就是一前一后走着,彼此之间没什么话,儿子埋头在前头走着,父亲费力在后面跟着。


实在别扭得很了,俩人不约而同地挤出来一句“累不累”。


趁话匣子打开接着聊下去吧,结果聊不了两句就冷场了,又是一片久久的沉默。



中间好几次,其实早已经累得想把邮包放下来歇歇,就是死撑着不说,非得等父亲开口歇脚才肯歇——


总不能一上来就让我爸觉得我干不了。



一边别扭着,一边暗自较着劲儿,可等回身看不到父亲,又立刻急得跑回去找,直到又瞅见父亲,赶忙扫去脸上的焦急,一切恢复如常。


一个听着自己的收音机哼着歌,一个念叨着“这有什么好听的”还不忘叮嘱注意脚下。



这就是父子,即使走这一趟本身就是对儿子最大的牵挂,即使路上为数不多的每一句叮咛都是不放心,面上都还是一贯的严肃脸。


就连吃醋,也是这么波澜不惊的一句“妈,妈的叫得亲”。



正是送信这一趟,令他们的关系逐渐破冰。


出村时被乡亲们一路相送,父亲面上没什么,其实也是虚荣的,骄傲的,多年工作辛劳,一朝退休总归还是有人认可的。


其实我想要的,我爸何尝不想要呢,只是想要的东西,并不一定就能得到。



每个月按时给五婆送一封根本不存在的信,叮嘱儿子谁谁家的信一定要单独送到,谁谁家的汇票一定要送到本人手上,别叫有心人中间截了胡......


儿子慢慢意识到,这些年父亲心里不是没有家,只是他对这座大山这条邮路有着太多太多的牵挂和责任。



最抓人的一幕,是在河边。


儿子坚持背父亲过河,父亲环着儿子,他回忆起年轻时背着儿子逛集市的场景,一时间老泪纵横。


(本文来自二丫美食生活整合文章:http://www.jmsldb.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jmsldb.com ©2017 二丫美食生活

二丫美食生活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